8萬粉絲480萬元為明星照片買單 粉絲經濟成了圈錢游戲?

2018年05月16日08:38  來源:工人日報
 

近日,新晉愛豆(偶像)范丞丞和微博合作,嘗試了“明星V+會員”制,也就是說粉絲要點開看到他的高清大圖,得先付費60元成為半年會員。媒體報道稱,一夜之間有8萬粉絲買單480萬元。

這是一張照片的價格,更是粉絲經濟的生動寫照。在一些人看來,從早年購買偶像的專輯海報,到如今參與偶像的成長之路,粉絲經濟似乎變成了一個圈錢游戲,參與其中的粉絲是狂熱還是理智?平台借助明星營銷有沒有邊界?《工人日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粉絲爭相“破費”

追星2.0時代,一個流量明星的變現能力總是超乎想象。

4月26日,范丞丞發布了一組自拍,其中一張他與朱正廷的合照需要付費成為他的專屬會員才可以觀看。范丞丞為此配文:“讓你們破費了。”旋即引發粉絲爭相“破費”。

雖然經紀公司稍后發表聲明表示,60元並不是一張照片的單價,而是半年的微博“明星V+會員”費用。除了可以看明星們的私照之外,還擁有許多特權,包括微博標配的評論靠前、評論區特殊標識、定制微博小尾巴、定制挂件等。明星還會給購買了會員的粉絲提供獨家視頻、私藏圖片、專屬語音等定制內容,目的是為了幫助明星甄選出核心粉絲,讓粉絲和明星的關系更為親密。但此事還是在網絡上掀起一陣風波。

“很多人覺得匪夷所思,但有機會和自己喜歡的明星靠近一點,時不時在一個微博群聊聊天也挺好的。”一些購買了該服務的粉絲認為,“明星V+會員”是筆劃算的買賣,“60元錢半年,也就是10元錢1個月”。

對更多粉絲來說,在追星過程中體驗到的群體歸屬感和自我認同感以及成就感是他們參與其中的動力。一位王源的粉絲這樣寫自己的心路歷程:“作為小湯圓,入圈4年,從一無所有到自學PS做廣告,線下雜志投放會和商家談合作,在不知不覺中,因為喜歡王源,讓自己變得更優秀。”

這就是粉絲的力量,他們為這種“情感寄托”買單。在《粉絲力量大》一書中,粉絲經濟被定義為:“以情緒資本為核心,以粉絲社區為營銷手段,不斷增值情緒資本。粉絲經濟以消費者為主角,由消費者主導營銷手段,從消費者的情感出發,企業借力使力,達到為品牌與偶像增值情緒資本的目的。”

粉絲不僅花錢,還造星

10年前,追星是聽聽歌、剪剪雜志、買買碟。10年后,原本由公司負責為藝人做的一些宣傳推廣,現在都由粉絲主動來做。刷數據、拍圖、修圖、推廣等,成為不少粉絲最熱衷為偶像做的事情。粉絲不僅花錢,還造星。

TFBOYS隊長王俊凱18歲生日,除了在全球多地包下廣告位之外,王俊凱粉絲后援會K-BOSS站在南緯60°天空買下了18顆星星,組成了“WJK”三個字母。

2015年9月,鹿晗在2012年轉發的關於曼徹斯特聯隊的微博獲1億多評論,成為單條評論量最高的微博,刷新了他自己保持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這些粉絲的行為本身,就為明星創造了巨大的曝光度和話題。粉絲成了經驗豐富的經紀人,這些粉絲集合在一起就被稱為“飯圈”。即由某一明星的眾多支持者組成的小團體,他們是偶像事業發展的重要支撐。

“隨著內地偶像成長機制的成熟,粉絲在愛豆上升過程中的權利也越來越大。” 一位明星粉絲會會長表示,粉絲甚至能直接影響偶像工作室的決定,也可以影響制片人的選角。

平台的邊界在哪裡

遺憾的是,一不小心越過追星的邊界,很多粉絲就被劃入了“腦殘粉”。

“飯圈”的“閉眼吹”現象常被詬病。不管愛豆打扮成什麼樣或者做了什麼,粉絲都要夸上天而不允許其他聲音出現。在這種集體情緒中,“討伐”“人肉”大戰屢見不鮮。

“粉圈很多都是未成年人,缺乏理性易極端,這種不良示范作用危害力很大。”許多家長呼吁,如何有效引導和處理解決一些會給未成年人帶來負面影響的事件至關重要,而這涉及網絡平台如何管控、政府機構如何出台政策調節、社會大眾怎樣理性看待等等。

以這次引發熱議的范丞丞“付費照片”事件為例,公開信息顯示,羅大佑、李健、毛不易等10余位明星藝人都在微博的邀請之下開通了“明星V+會員”這項功能。微博對此回應,“大V”獲得的收入在扣除渠道分成后,再和微博按一定比例分成。本質上和付費閱讀沒什麼不同,屬於粉絲經濟的一種。這在日韓比較成熟,但中國目前尚屬起步階段。

娛評人曾於裡對此認為,此次會員制是在微博這樣的大眾平台推廣,面向的受眾更廣,粉絲年齡更低。而大部分低齡化粉絲經濟不獨立,心理不夠成熟,判斷能力較弱,也容易受鼓動。作為公共平台,微博應該承擔更多社會責任,而不是唯利是從,濫用平台權力,濫用明星影響力,對尚不成熟的粉絲經濟推波助瀾,想盡一切辦法從低齡化粉絲口袋中掏錢。總之,粉絲付費模式本身沒什麼問題,但它不宜在大眾平台上大肆渲染炒作,這很可能將粉絲經濟導向狂熱、盲從和非理性。(記者 彭文卓)

(責編:覃博雅、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