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2018全球獨角獸企業高峰論壇之一

獨角獸企業痛點:如何化解融資難題?

趙超 楊波 董菁 李威

2018年05月16日08:52  來源:人民網-產經頻道
 

5月19日,由人民網、成都市人民政府聯合主辦的“2018全球獨角獸企業高峰論壇”將舉行。本次論壇以“新時代 新經濟 新未來”為主題,將在成都和硅谷設立會場,邀請中美政商學界人士、全球獨角獸領軍企業、投資人等越洋連線,聚焦全球獨角獸企業成長生態,搭建政府、企業和資本之間的合作交流平台。

獨角獸企業,毫無疑問是今年雙創領域最火的詞語之一,指的是估值超過65億人民幣、創立時間不超過10年的初創企業。

據去年9月德勤與投中信息聯合發布的《中美獨角獸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6月底,全球獨角獸企業分布於22個國家,其中,美國和中國分別位居獨角獸企業數量的首位和第二,全球佔比分別為42.1%和38.9%,佔據著絕對優勢。

今年3月30日,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証監會《關於開展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証試點的若干意見》,為創新型企業回歸中國資本市場開辟了道路,被視為獨角獸企業的春天來臨。2018-2019年或將迎來獨角獸企業上市的浪潮。這些蘊含著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創新元素的獨角獸企業,正成為推動中國數字經濟快速發展的澎湃動力。

“2018全球獨角獸企業高峰論壇”召開前夕,人民網記者對部分獨角獸企業和投資界人士採訪發現:我國獨角獸企業在蓬勃發展的同時,也面臨著“成長的煩惱”。成為獨角獸企業並非創業企業的終點,未來的發展依然充滿挑戰。

資料圖:成都天府新區科學城興隆湖

融資難題困擾獨角獸企業

據德勤統計,中國獨角獸企業分布在16個大行業,位居前列的三大行業(即電子商務、金融、文化娛樂)的獨角獸企業數量佔了總數的46%。螞蟻金服、滴滴出行、陸金所、美團大眾點評、大疆等公司被公認為我國的超級獨角獸公司。

在互聯網時代,獨角獸企業享受著莫大的關注和榮光,盡管如此,仍有不少投資界人士對獨角獸企業的發展保持著冷靜的思考。創世伙伴資本創始主管合伙人周煒認為,“現在我覺得面臨的問題是,隻要估值比較高都叫獨角獸企業”。周煒說,真正的獨角獸企業應該是估值超過10億美金,並在所處的行業裡絕對領先的地位。

漢富資本合伙人陳俊宇認為,中國獨角獸企業大多數是模式創新型企業,而非技術創新企業,“模式創新的獨角獸企業,壁壘首先不高,更多靠資金驅動,考驗的是它的融資能力,資本融資格局決定了未來走向。”

對創業公司來講,尋找融資是雙向選擇的過程,也是必須要面對的難題。相比初創企業,獨角獸企業已經具備一定的規模和優勢,面對投資方有了更大話語權,即使如此,在每一輪融資背后也坎坷重重。

今年4月初,大疆科技新一輪10億美元股權融資曝光。在這次融資過程中,大疆採用投資方競價的模式,吸引到近百家投資機構參與,前后歷經兩輪,整個流程和操作十分復雜。大疆這種競價融資模式,開了國內獨角獸企業的先河。

與大疆的強勢相比,一些獨角獸企業在融資時仍面臨不少難題。如何在有限時間內尋找到適合的投資方,考驗的是企業的實力和管理團隊的智慧。這幾年,因融資不當而“倒下”或被並購的創業公司數不勝數,其中也不乏獨角獸企業的身影。去哪兒、趕集網、一號店等這些曾經的獨角獸企業都倒在融資這道“難關”之前。

去年下半年以來,曾經風光無限的共享單車行業兩大獨角獸企業——摩拜和OFO,就曾先后遭遇融資難題。最終,摩拜被美團收購,而OFO則通過抵押核心資產的方式獲得阿裡的投資。

資料圖:大疆無人機

大部分獨角獸企業是熬出來

荷多資本創始合伙人王利杰認為,融資渠道太單一,這是我國當下創業投資環境最關鍵的難題。“我國的投資產業整體還比較年輕,投資環境相對於發達國家也不太成熟。豐富多元化的成熟資本市場環境,對早期創業團隊和天使投資人的決策和行為有巨大的影響。”王利杰說。

“大部分的獨角獸企業是熬出來的,可能經歷過至少10次生死決策,真正的獨角獸企業是在逆境中成長的。”王利杰說,很多創業者是以融資成功作為成功的標准,“拿到錢不代表成功,最終成功是公司能夠穩定地產生正向現金流,給國家交稅,創造就業,持續多年,基業常青。”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昆吾九鼎講席教授、院長助理田軒建議,對於已經有一定規模的獨角獸企業,完全可以考慮更多的融資渠道,比如通過銀行貸款、發行企業債等方式,以此來豐富自己的融資渠道,這是企業由小到大的必要手段。

二手汽車電商領域獨角獸企業——人人車今年4月完成了由騰訊、高盛領投的新一輪3億美元投資。

人人車創始人兼CEO李健接受人民網採訪時表示,股權融資和債權融資是目前比較主流的兩種融資方式。對於發展到獨角獸階段的企業來說,業務體量已經達到一定的規模,融資階段也已經到了中后期階段,所以會更看重戰略投資,更看重雙方業務協同及其可能帶來的更大的生態共贏的價值。李健說,“我們會優先考慮能夠認同企業長遠發展能力並且很好地發揮協同作用的企業投資人。”

李健表示,未來人人車也會繼續豐富更多的融資渠道,探索更多的融資方式,包括不局限於股權融資債權融資等,也盡可能的採用各類金融方法,比如ABS等。

投資風口之下,獨角獸企業需要專注

不少投資界人士認為,創業公司能夠成長為獨角獸企業,說明其在行業中屬於領頭羊的位置,並獲得更多的資本青睞。不過,企業和資本都需要理性看待獨角獸企業這個“標簽”,成為獨角獸企業並不代表企業一定會成功,獨角獸企業被迭代、被取代的速度可能會更快。

最近幾年,移動互聯網“風口”輪換速度越來越快。從2015年至今的三年多時間裡,從VR、無人機,到共享經濟、AR、直播平台,從O2O、大數據,到新零售、短視頻、人工智能等,在資本的催動之下,幾乎每年都會換一波風口,雖然每一次風口都能催生出新的獨角獸企業,但這些風口又迅速被下一波取代。

對此,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楊歌表示,從創始公司成長為獨角獸企業,需要長時間的價值積累和資源積累,更需要創始人及創始團體有“十年磨一劍”的精神。能在很短時間能成長為獨角獸的企業,一定是創始人積累了非常多的資源,又非常聚焦。

楊歌認為,獨角獸企業的成長本身要遵循價值規律,如果資本運作超過價值成長本身的規律,無異於拔苗助長,“永遠是企業價值的真實性成長在先,資本推動是輔助作用。”

對此,周煒認為,創業企業應該對資本有理性的認識,要做業務領先的實力型獨角獸企業,而不是投資催捧的資本型獨角獸企業。周煒說,“資本獨角獸企業,很多業務並沒有那麼強,被捧成了所謂的獨角獸企業,這就比較虛幻了。”

資料圖:荷多資本創始合伙人王利杰接受人民網訪談(人民網記者 覃博雅攝)

處理好與投資人的關系,戒驕戒躁回歸初心

此外,對於獨角獸企業的創始人,如何處理好與投資人的關系,也是一門學問。

風險投資往往看中的是投資回報,甚至是短期的投資回報率,而企業創始人可能看的更為長遠,企業就是他的事業,如何處理這中間的摩擦和糾紛?

對此,田軒教授建議,在拿到投資人融資的前提下,創始團隊要保証企業的長期運營不受資本的干擾,建立一個合適、合理的治理結構就非常重要。

“像阿裡採用的合伙人制度,以及AB股制度,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証創始人和創始團隊專注於企業長期的發展,專注於做研發做創新,而不受資本短期回報的干擾。”田軒教授說。

作為一家獨角獸企業的掌舵人,李健認為,投資人希望的短期變現和企業的長期願景沒有矛盾。創始人團隊其實是非常重視企業自身的“造血”能力的,通過各種運營方式來實現企業自身的可持續發展,所以當企業自身“造血”能力足夠的時候,企業投資人其實更願意和創始人團隊一起去實現更大的願景,並且也會更加傾向於戰略投資。

此外,也有不少投資人擔心,對於獨角獸企業,一次性拿到幾億美金的投資,創業者很容易會失去奮斗的動力。

“會飄飄然,自以為是,其實已經走偏了。”王利杰認為,“一次性的大額融資,容易讓公司散掉。”對於這些誘惑,企業的創始團隊要有清醒的認識,戒驕戒躁。

創業沒有終點,需要創業者不斷地自我學習、反思、成長,才能繼續從獨角獸企業往百億美金市值發展,才能實現創業的初心。

(責編:董菁、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