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元免費玩3800多個景點?這種“一卡通”你可千萬別買

2018年09月12日08:21  來源:央視財經
 
原標題:【提醒】138元免費玩3800多個景點?這種“一卡通”你可千萬別買→

“138元購一張‘印象中國一卡通’,可以免費游國內3800余個景點。”這樣的“好事”你信不信?

近日,河南鄭州的王女士就遇到了這樣的“好事”。可等王女士來到所謂的“免費游覽”景區游玩時,卻遭遇了閉門羹。隨著記者調查的深入,我們發現,這樣一個極具誘惑的產品背后,竟充滿了欺騙……

購買旅游卡后 被拉進代理群

王女士的遭遇並不是個例。8月下旬,有消費者投訴稱“印象中國一卡通”借免費旅游之名,以購卡成為代理發展下線,進行網絡傳銷。

記者在跟進調查時,發現“印象中國一卡通”項目並沒有官網。記者輾轉添加了“印象中國-陳老師”的微信,“陳老師”給記者發來了他的“印象中國”推廣二維碼,讓記者掃描下載“印象中國”APP。

按照步驟,記者用假名,順利在“印象中國”APP注冊,並花138元購買了一張“印象中國全國旅游一卡通”卡,成為“陳老師”的下線。

△“印象中國一卡通”APP截圖

在成為“陳老師”下線的同時,記者還被拉入一個“印象旅游 月賺百萬”的微信群。“陳老師”說,群裡都是全國各地做代理的人員,進群至少需購買一張旅游卡,且需由一位已在群內的代理人作擔保,經過群主審核后才可進群。

不宣傳旅游功能 猛鼓吹發展下線

在群裡,骨干成員“鑫哥”不斷鼓吹,138元購買一張“印象中國一卡通”,不僅可以免費游玩全國3800余個景點,還可成為代理,無限發展下線,以全國、省、市、縣、區五個層級“裂變”形式代理,獲得金錢返利。

為了展示“一卡通”項目的“實力”,“鑫哥”和“陳老師”等骨干成員在群內不停發布“一卡通”的宣傳資料,包括制作精良的音視頻,宣稱其公司“前海新印象”與攜程、飛豬、途牛等8個平台有合作,甚至還有中國旅游協會頒發的“會員單位”牌照。

△“鑫哥”展示的與攜程的合作牌照

△“鑫哥”展示的中國旅游協會頒布的牌照

記者剛加入該微信群時,群內僅百人﹔半月后,群內人數已滿500人,且疑似存在多個這樣的微信群。

△“陳老師”朋友圈發布目前一卡通火爆情況

免費游覽3800個景點?記者親測問題多

“印象中國一卡通”真有說的這麼好嗎?

記者統計了“印象中國” APP內所列景點,發現並不夠其所宣稱的3800家,僅有1900家左右。這1900家景點中,5A級不過寥寥幾家,且門票價格普遍在50元以內,此外還包含諸如西安革命公園、興慶公園等大量免費景點。

記者還通過APP預約了一個景點使用,發現確實可以“免費旅游”,隻不過方式有些曲折:通過“印象中國”APP提前預約景點,對方發來一個取票碼,成功取票后發現該票購自攜程。而該景區的相關管理人員告訴記者,從未與“印象中國一卡通”有過合作。

記者隨后又從“印象中國”APP內所羅列的簽約景區中,隨機抽取了30多個景區進行核實,所涉景區均表示從未與“印象中國一卡通”有過合作,持該卡也無法免票進入景區。

多平台聲明與“印象中國”並無合作

8月22日,中國旅游協會發聲明稱,中國旅游協會與“印象中國旅游一卡通”無任何關系,所謂的“印象中國”也並非中國旅游協會會員單位﹔中國旅游協會更未推出“全國旅游行業市場首選品牌”的評選活動,且不承擔由該活動引起的一切法律后果。

△中國旅游協會聲明截圖

此后,攜程、同程旅游、途牛、馬蜂窩旅游網、驢媽媽等平台均發表聲明稱,與“印象中國”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合作關系。常熟市虞山尚湖景區、寧夏鳴翠湖景區、鄭州綠博園、山西鸛雀樓、永濟普救寺、永濟五老峰、焦作市武陟縣嘉應觀景區等景區也表示,沒有與“印象中國”合作推廣所謂的“年卡”。

針對越來越多的景區、旅游平台發布聲明,撇清與“印象中國”的關系,“印象中國”APP自8月份以來連發幾則通知,竟要求會員不要打電話去景區以及攜程、途牛等平台去核實,也不要打電話給國家旅游管理部門投訴等。

公司利潤何來?專家:典型的傳銷行為

記者在調查中還發現,骨干成員“鑫哥”在“印象旅游 月賺百萬”群裡,經常晒出自己和其他代理的佣金收入,少則一兩萬,多則數十萬。他還在群裡稱,公司將在新四板挂牌,等突破500萬粉絲就會上新三板,並號召大家盡快做代理,等公司上市,有股權積分的購卡會員就會享受分成。

既然是公司,又要上市,那該公司如何盈利呢?按照“印象旅游”設計的規則,公司一共設有五級代理。每售賣一張卡,直銷返利和代理分紅99元,公司可以剩下39元(還未計算需要支付的團隊獎勵)。但39元並不是公司的利潤,還包括著3800余個景點的門票費用。

△群裡發布的代理佣金圖示

“按照我國《禁止傳銷條例》的規定,這是一種典型的傳銷行為。”北京大學中國直銷行業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楊謙告訴記者。

他表示,“印象中國”這家公司的發展模式是一個典型的打著創新名義的“龐氏騙局”。該公司以虛構產品以及利益為誘餌,依靠不斷拉人頭才能維持運營,用下線的錢來給上線分紅,造成了盈利假象,完全是一個金錢游戲。

楊謙認為,由於是以小額旅游卡作為介質,使得每個人付出金錢數額不大,所以該模式欺騙成功率更高,而消費者追償損失的積極性反而不高。

(責編:董菁、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