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法低俗內容充斥平台,對未成年用戶沒有設限

治“連麥”亂象,該出重拳了!(網上中國)

本報記者  李嘉寶

2019年08月23日08: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今天,生活節奏逐漸加快,移動互聯網飛速發展,語音社交也逐漸崛起。越來越多的APP(應用程序)新增了語音社交功能,還有專門的語音社交軟件應運而生,收獲了不少忠實用戶。

然而,一段時間以來,網絡音頻行業野蠻生長、亂象叢生。不久前,國家網信辦針對網絡音頻亂象啟動專項整治行動。對一些熱衷於語音社交的用戶尤其是青少年用戶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語音社交“變了味”

《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底,中國網絡音頻用戶達3.01億,其中新一線城市對網絡音頻的使用率較高,達到44.5%。語音社交逐漸成為社交熱點。

語音社交是指以語音為主要交流手段,通過移動終端APP實現交友、信息傳輸、交流分享等功能。從用戶體驗看,與文字社交相比,語音社交更加生動有趣﹔與圖片及視頻社交相比,語音社交的隱私性更高、門檻更低,且更能傳達真實情緒。

如今,一些語音社交軟件正逐漸佔據不少“90后”“00后”的空閑時間。“音控”群體逐漸壯大,“連麥”成為時下年輕人流行的社交方式。據艾媒咨詢的數據顯示,語音社交用戶預計將在2020年突破2億,用戶多為“90后”群體。

但是,一些語音社交平台在實際運行中“變了味”。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應用商店界面,大部分語音社交APP標注的下載年齡為“17+”,甚至還有平台將下載年齡限制規定為“4+”,令人心驚。用戶可以通過手機號、微信號、QQ號等注冊登錄,沒有任何限制未成年人登錄的措施或規定。此外,一些聊天房間的名稱、語音內容等用詞輕佻、低俗,打色情擦邊球的現象較為普遍。還有一些營銷號在語音社交APP上發布小廣告,引誘用戶跨平台從事違法違規交易等。

監管審核效果差

國家網信辦提出,網絡音頻平台的違法違規行為,嚴重破壞網絡生態,對青少年的健康成長帶來惡劣影響,必須堅決予以治理。專家表示,依據《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等規定,互聯網用戶、平台的名字不能有暗示、挑逗信息,不能散布淫穢色情信息,網絡服務提供者有對信息內容經營管理的責任。

今年6月,網信辦會同有關部門,針對網絡音頻亂象啟動專項整治行動,首批依法依規對26款傳播歷史虛無主義、淫穢色情內容的違法違規音頻平台,分別採取了約談、下架、關停服務等階梯處罰,對音頻行業進行全面集中整治。

記者在一家語音社交軟件首頁上,看到了平台“淨網項目組”發布的一則用戶通知,稱“將加強對惡意刷號、詐騙信息、虛假廣告等傳播違法信息行為的監察力度,並會對此類賬號查實后封停處理”。

然而,平台的監管作用有限,一些發布違法違規內容的用戶和主播們“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現象依舊存在。一些語音社交平台從業者表示,相較於文字識別和視頻識別,語音識別技術相對滯后。一個平台就有成百上千個房間,機器審核仍存在技術困難,人工審核則體量大、盲區多。

有業內人士認為,目前,語音社交類軟件缺乏行業內容標准。各平台的審核系統、人力配比均不相同,且審核尺度、處罰標准各異,使得不同平台間監控和審核效果差別較大。此外,語音社交類APP技術門檻較低,APP上架程序十分簡單。把握不好源頭關,一些非法語音社交軟件很容易死灰復燃。

平台要筑牢防線

國家網信辦相關負責人表示,針對違法違規音頻平台開展集中整治,遏制行業亂象,督促企業落實主體責任,最終目的是為了促進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一些語音社交平台本著“流量為王”的錯誤理念,放任違法違規內容滋生壯大。面對行業亂象,監管部門要重拳出手,及時拉緊閘門、設置門檻,同時引導語音社交平台建立行業自律標准,堅持標本兼治、管建並舉。此外,平台作為語音內容的載體和第一道“防線”,應承擔企業主體責任。一方面應加大語音內容審核力度,另一方面應遵循正確導向,生產更多網民喜聞樂見的優秀音頻內容,營造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充沛的網絡音頻空間。

有業內人士建議,引導國內頂尖語音人工智能企業,對涉黃語音、軟色情聲音標本進行識別,並引導技術企業將識別技術輸出給各大語音社交軟件,減少各初創平台人工審核壓力和尺度把握不統一的問題。

對用戶來說,要自覺養成健康的上網習慣,不斷提升網絡素養。自覺用法律的戒尺衡量和約束自己的網上言行,自覺抵制並主動舉報淫穢色情及低俗媚俗等不良信息。家長尤其要注意言傳身教,為青少年健康上網做好榜樣。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認為,未成年人權益保護是一個紅線。語音交友、語音直播行業的運營有低俗色情成分在,類似一種新的服務業,它不應當適用未成年人。

(責編:車柯蒙、楊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