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超限超載,收費公路能做些什麼

2019年10月14日08:14  來源:新京報
 

在收費公路領域治理貨運車輛超載超限,大多地方仍是“堵”策,而非“疏”策。

無錫312國道跨橋側傾事故讓多少年來老大難的貨車超限超載問題又成為社會熱議話題。

自2004年5月1日起,由交通部牽頭的多部委聯合治理超限超載行動,明確了超限超載標准。2016年9月21日,交通運輸部等五部委再次聯合治理超限超載,特別運用“一超四罰”的行政法律責任追究方式,加強執法查處。

應該說,這是全國層面超限超載治理的“堵”策,更是一種能夠立竿見影的治理對策。但如何從“疏”的角度尋找貨車超載超限治理之策,也應進入討論的范圍。

比如,從2019年4月1日零時起,四川實行了為期一年的高速公路差異化收費試點,對正常裝載合法運輸的計重收費貨車通過直接“優惠”的方式,降低車輛通行費支出。本次分路段、分車型、區別支付方式、區別行車裡程的組合式差異化收費政策疊加,最大優惠幅度多軸普通貨車可達20%左右,集裝箱車可達62%。

這就是一種通過收費公路降本提效方式,引導貨車正常裝載合法運輸的疏導之策。其中的理念值得肯定,其試點效果特別在貨車超限超載治理上的正面影響,也非常值得期待。

因為以高速公路為主的收費公路等級較高,交通安全防護措施較好,如果能夠吸納正常裝載合法運輸的大量貨運車輛,實質上就是一種重要的超限超載治理之策。

當前,在收費公路領域治理貨運車輛超載超限的對策,大多數地方仍然是一種嚴防死守的“堵”策,而非“疏”策。如正在全國推行的入口稱重檢測工作中,就要求到2020年底全國所有封閉式高速公路收費站入口完成檢測設施建設和設備安裝,全面實施入口稱重檢測,各省(區、市)高速公路貨車平均違法超限超線率不超過0.5%。

相應配套措施就是對超限超載車輛實行入口勸返制度,甚至有些省份也在推行超載超限車輛黑名單制度,將其排斥於收費公路之處。

高速公路的收費及入口稱重檢測與勸返制度,其直接后果就是超載超限貨車集中到國省干道等非收費公路上來(現實也是如此),壓力集中傳導。

從這個角度看,四川通過收費公路差異化收費改革,為正常裝載合法運輸車輛提供更高效的通道,通過降本提效方式吸納更大的貨運車輛,提升物流效率,顯然也應當是一種值得推廣的疏導之策。

更進一步,通過降低收費公路的收費標准來治理超載超限,是一個系統工程。在兩個公路體系(以高速公路為主的收費公路體系和以普通公路為主、體現普遍服務的非收費公路體系)的戰略下,到期的收費公路還要收費的情形下降低收費標准,降低是普調還是單調,如何改革收費機制等,《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修訂中都該有所體現。

顧大鬆(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責編:車柯蒙、楊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