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保護 聚焦四大方向(政策解讀)

本報記者  谷業凱

2019年12月03日08: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加大侵權假冒行為懲戒力度、建設侵權假冒線索智能檢測系統、完善新業態新領域保護制度……《關於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日前印發,提出一系列有針對性的創新舉措,明確要求實行知識產權“嚴保護、大保護、快保護、同保護”,對我國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作出全面部署。《意見》將如何貫徹落實?有何亮點、難點?

嚴保護:提高違法成本,強化制度約束

近年來,我國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不斷加大。2013年—2018年共查處專利侵權假冒案件26.9萬件、商標侵權假冒案件20.1萬件。今年上半年,全國專利、商標行政執法辦案實現綜合執法,共查處專利侵權假冒案件6529件,查處商標違法案件1.15萬件。

與此同時,建立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邁出重要步伐。今年11月1日起施行的修改后的商標法,將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的賠償數額,由修改前的三倍以下提高到五倍以下,並將法定賠償額上限從300萬元提高到500萬元,違法成本大幅提高。

《意見》要求,加大侵權假冒行為懲戒力度、嚴格規范証據標准、強化案件執行措施、完善新業態新領域保護制度。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名譽主任吳漢東認為,“通過強化制度約束來確立知識產權‘嚴保護’政策導向,加快修改完善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等,確保了‘嚴保護’具有合法性。”

在吳漢東看來,完善新業態新領域保護制度是一大亮點。“當前我國新業態新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存在寬、鬆、軟等問題。比如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業態新領域相關專利申請的審查標准仍不完善,跨境電商的知識產權保護需要新的規則,對藥品專利保護需要及時跟進等。”

大保護、快保護:健全社會共治,優化協作銜接

通過“互聯網+”對侵權行為實時監測,為社會提供便捷、高效、低成本的維權渠道﹔2018年12月,38個部委開展對知識產權(專利)領域嚴重失信行為的聯合懲戒,使嚴重失信者一處受罰、處處受限……創新知識產權保護機制,我國知識產權保護能力和效率大幅提升。

《意見》要求,加大執法監督力度、建立健全社會共治模式、加強專業技術支撐。阿裡巴巴集團副總裁孫軍工表示:“知識產權保護體系應當推動包括政府、權利人、電子商務平台等在內的多方主體共享治理信息和治理技術,以協同共治實現互利共贏。”

2019年上半年,我國發明專利審查周期為22.7個月,高價值專利審查周期為20.5個月,商標注冊平均審查周期壓減到5個月以內……知識產權審查質量和審查效率進步明顯,知識產權的源頭保護加強。

《意見》要求,優化授權確權維權銜接程序、加強跨部門跨區域辦案協作、推動簡易案件和糾紛快速處理、加強知識產權快保護機構建設。2016年,國家知識產權局啟動知識產權快速協同保護工作,依托地方共同建設知識產權保護中心,為創新主體、市場主體提供“一站式”知識產權綜合服務。當前,全國已批復設立25家知識產權保護中心。國家知識產權局知識產權保護司司長張志成表示,保護中心建設可切實解決知識產權維權舉証難、周期長、成本高等問題。

同保護:加強國際合作,暢通溝通機制

近年來,我國知識產權保護成效得到國際社會廣泛認可。知識產權保護社會滿意度由2012年63.69分提升到2018年76.88分。非本國居民知識產權申請量是反映一個國家知識產權水平的“風向標”,這一數字多年來持續增長:2019年上半年,國外在華發明專利申請量達7.8萬件,同比增長8.6%﹔國外在華商標申請量12.7萬件,同比增長15.4%……

《意見》要求,更大力度加強國際合作、健全與國內外權利人溝通渠道、加強海外維權援助服務、健全協調和信息獲取機制。中科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宋河發分析,“同保護”是對各類主體和個人實行平等的知識產權保護,不因訴爭主體的性質、類型、來源、大小而區別對待、歧視對待﹔也是對內外資企業、大中小企業、國有集體民營企業,高校科研機構、非營利組織等市場主體和個人知識產權權益一視同仁的保護。

專家指出,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是完善產權保護制度最重要的內容,也是提高我國經濟競爭力的最大激勵。隨著一系列創新舉措的落地實施,我國知識產權保護能力和保護水平將進一步全面提升。

制圖:邊紀紅(新華社發) 

《 人民日報 》( 2019年12月03日 02 版)

(責編:車柯蒙、楊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