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懂政府工作報告關鍵詞

經濟新優勢如何打造?政府工作報告再提數字經濟引熱議

申佳平

2020年05月25日12:59  來源:人民網-產經頻道
 

總規模超過31萬億元、佔GDP比重超三分之一、從業人員約2億……當前,數字經濟成為帶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引擎。

“加快推進數字經濟、智能制造、生命健康、新材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形成更多新的增長點、增長極”習近平總書記23日在政協經濟界委員聯組會上做出重要指示。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數字經濟”再次被寫入報告,“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擲地有聲,引發委員代表熱議。

面向未來,如何抓住新一輪科技變革契機,推動實體經濟與數字經濟融合發展?數字經濟新動能從何顯現?新優勢又如何打造?多位專家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國數字經濟在世界范圍內具有領先性,下一步應從工業互聯網、“新基建”、打破“數據孤島”等多方面著手發力,抓住這一關鍵歷史機遇,引領全球數字經濟發展。

“推進智能制造”

工業互聯網助力企業數字化轉型

我國制造業規模大、門類齊全、產業配套完善,是實現“六穩”的重要領域,同時也是培育新動能的主要來源。但相較於消費領域近年來迸發的新業態,如網購、直播帶貨等,我國產業數字化轉型,特別是在制造業領域,仍存在不足。

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在接受人民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國產業數字化改造整體呈現“偏消費端”,即“偏產業鏈后端”的特點,企業自發行動,各自為戰,存在低層次重復建設,傳統行業轉型遭遇瓶頸,數字產業鏈不完整。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要求,“要推動制造業升級和新興產業發展。大幅增加制造業中長期貸款。要發展工業互聯網,推進智能制造。”多位專家對此表示,工業互聯網對於服務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意義重大,應該分層次加大產業支持。

上海交通大學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啟認為,關鍵在於加強頂層設計,制定數字經濟政策體系。他具體指出,要建立健全數字經濟發展的戰略舉措和體制機制,建立數字經濟發展政策相互協同、相互配套,推動形成支持發展的長效機制。

在國家發改委22日發布的2020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草案(下稱“草案”)中,已明確提出將編制 《數字經濟創新引領發展規劃》,同時研究構建數字經濟協同治理政策體系。

徐洪才建議,搭建產業互聯網平台,降低運營成本,提高運營質量效率,通過新產業業態,來創造新體驗和社會價值。同時,運用新技術進行商業模式、產業服務升級,實現智能化、平台化、品牌化發展。

4月,國家發改委發文提出,構建多層聯動的產業互聯網平台,助力建設現代化產業體系,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

“通過產業互聯網的應用,企業可以實現柔性化生產,更好地滿足客戶的個性化需求,發揮產品的長尾效應。”徐洪才同時表示,全方面提高數字型人才和提升全民數字化的素質也至關重要,需要對數字人才從課程設計、開發到教學進行全流程網絡化培養。

“全面推進‘互聯網+’”

“新基建”加速新經濟競相迸發

“互聯網+”是歷年政府工作報告的熱詞,已連續6年被寫入報告。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加快推進‘互聯網+’”已升級為“全面推進‘互聯網+’,足以顯示其重要性。

今年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政務“雲”平台、遠程辦公、在線教育、互聯網醫療等一系列“互聯網+”新業態快速涌現,在幫助疫情防控以及復工復產方面大顯身手。而受益於國家密切布局“新基建”,“互聯網+”相關產業正在得到更好的發展環境。

“5G融合應用在本次疫情防控工作中,讓大眾第一次大范圍感受到5G所帶來的效率提升。”全國政協委員、聯通產品中心經理張雲勇表示,5G融合應用在本次疫情防控工作中大顯身手,凝聚了數字化轉型共識,加速5G與經濟社會各領域融合發展的步伐。

朱啟貴則表示,“新基建”不但能夠推動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領域的發展,而且能夠促進制造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支撐新型服務業和新經濟。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院長劉多提出,我國正處於數字經濟發展起步階段,加大對新一代信息網絡、5G等推進力度,將降低企業應用數字技術的成本,全面提升各行業的生產效率。

在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過程中,滋生出一些不正當競爭行為,導致詐騙、傳銷、非法集資等網絡犯罪和侵犯隱私現象發生。徐洪才建議,要建立和完善監管體系,明確網絡平台責任,厘清政企治理權責,規范相關主體行為。強化政策引導,創新政策支持。建立系統性風險防范機制和風險監測、預警、處置體系,及時發現潛在風險,提升風險控制能力。

打破“數據孤島”

數據“大腦”驅動數字經濟創新

疫情期間,“健康碼”在全國多地普及。手機裡的綠色二維碼,在讓人們享受到大數據“紅利”的同時,也給數字政務、企業數字化轉型等帶來新思路。

前不久,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首次明確“數據”為生產要素。

“數字經濟時代,在線的每一次點擊,都牽動著大量的數據調用,產生海量數據,亟須擴大數據中心的建設。”徐洪才對記者表示,構建數據“大腦”,是驅動數字經濟創新的關鍵一環。

當前,產業鏈仍然存在的“數據孤島”、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全國人大代表、蘇寧控股集團董事長張近東建議,建立數據治理委員會作為數據管理的領導機構,同時設立數據共享管理平台,將政府公共數據整體開放,而非僅僅是單個部門數據公開。

針對市場提出的難點、痛點,國家發改委發布的草案中明確提出,將實施數據要素市場培育行動,探索數據流通規則,深入推進政務數據共享開放,開展公共數據資源開發利用試點,建立政府和社會互動的大數據採集形成和共享融通機制。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徐曉蘭強調,打造數字競爭新優勢,重在收集、用好各類數據。因此,應該在採集端更大力度推進數據共享的同時,加大算法和算力的支撐以及軟硬件配套能力,讓數據釋放更多動力。 

《讀懂政府工作報告關鍵詞》相關閱讀:

經濟新突破如何實現?代表委員熱議加快完善市場經濟體制

經濟新增長點何處尋?以市場機制激發科技創新活力

5G新基建如何建? 融入百業服務大眾助力經濟轉型升級
 

(責編:呂騫、章斐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