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做2年微商开上法拉利 他说来钱实在太快了

2017年10月08日16:09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2年微商,5家公司,几万代理,开法拉利,合伙人反目……这个微商的故事太狗血了!

微商的江湖很大,也很凶险。

如果不听浙江人阿强讲他的微商故事,谁也想象不到,做微商还要雇保镖。

有人威胁他。

发出威胁的,还是当年一起组团创业做微商的合作伙伴。

所以,今天的故事,不是讲微商怎么赚钱,而是赚钱以后,微商江湖里的那些恩恩怨怨。

1不可思议

直到两年后,朋友们终于相信,38岁的阿强靠着做微商,确实赚到了钱。

两年里,成立5家公司,还在几个城市都置了产业,手中掌握着数以万计的代理商,这就是阿强的微商江湖。

连洗车店小哥都知道,这位陈大哥确实有钱,阿强那辆新买的法拉利车钥匙,差不多天天挂在店里,每周要洗了,小哥自己去车库开来,洗完继续停回车库。

阿强有好几辆车,很少开这辆法拉利。

至于自己到底积累了多少财富,他说,无可奉告。

2混入微商圈

2014年,微信出现3年后,微商的发展几乎达到井喷状态。

2015年年中,阿强开始混进微商圈子,从卖面膜、胸罩和卫生巾开始。

代理的网络发展得很快,阿强开始不满足于进货、出货的模式,他想自己开公司,从生产到销售,一手包办。

2015年末,公司成立。

一开始,一起合伙的共有4个人,按照每个人的经济实力,分别投资,4人的分工是研发、生产、管理和销售。

阿强股份最少,但因为手头积累了上千人的代理团队,微商行业里最重要的销售就交给他,并担任公司董事长。

3个月后,股东们的成本收回,实际盈利为成本的两倍,团队里的代理商,也变成了上万人。

阿强自然是也赚到钱了,银行卡里的钱,足以买下几套台州市区高档小区的大房子。那个时候,这些房子每平方的均价,都在15000元往上。

也是在这个时候,危机出现了。

3雇保镖

看到账面上来势汹汹的收入,其中一个股东主动提出,他要退出这个团队,然后自己立山头,单独干。

剩下的三个人,股份重新分配。

又过了三个月,入账情况更加夸张,第二个、第三个有野心的股东相继提出独立。

阿强想着,这样也好,做生意就是要竞争,市场这么大,总不可能都是自己的。

独立出去的股东们做得并不好。

“跟我合伙的这三个人,都是做实业起家的,他们不懂微商的规矩。”台州市场上出现了四家不同牌子的同类产品,但因为阿强的代理团队人员庞大,他赚的钱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撤出去的股东们开始不服气了。

几个人似乎是约好了,又找阿强聚在一起,他们提出分钱。

“人走了,还想要跟我分钱,这怎么可能?”

三个人要钱的理由很直白:尽管人走了,但原始功劳是他们的,所以这杯羹是一定要分的。

阿强没买账。2016年农历年底,万家灯火迎新年的时候,阿强收到消息:有人出钱要修理他。

阿强手机上也经常受到陌生号码发来的威胁短信。

阿强开始雇保镖了。

“做微商做到这个份上,估计也是少见的。”直到现在,阿强还在纳闷:微商不就是做个生意嘛,怎么还会跟性命扯上关系?

4来钱实在太快了

当初以兄弟相称的合伙人,最终成了敌人。

阿强其实还是明白的,这样的矛盾和冲突,归结起来还是一个字:钱。阿强说,自从做了微商,来钱太快了,快得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阿强做的,是一款外用减肥产品,做生意的方式不能再简单了:有自己的工厂生产产品,让掌握在手里的的上万代理商,通过微信卖出去。

产品的成本价24元左右,最终卖给用户的价格,是480元,算下来,翻了20倍。

如果光从数字看,阿强也承认,这算是暴利。但阿强说了,其实到他这里,每卖出去一件产品,他只赚到8元。

“我是生产商,下面有好几级的代理,级别越高的代理,利润越低,直接跟用户接触的代理,卖出单件产品赚到的钱是最多的。”举例来说,阿强手下有10个总代理,每一个总代理手下有50个二级代理,每个二级代理又会有不同数额的分销商。

24元的产品,以32元的价格从阿强手里出去,然后一级级加价卖出去,最后算下来,代理越多,阿强赚到的钱就是成倍增加的。

这就是阿强所说的,做微商,没有一点技术含量,来钱快不快,就看手下帮着卖东西的人多不多。

这是微商基本统一的套路。至于为什么有人做得好,有人就做得很失败,阿强说“一切都是靠运气”。

阿强说,一开始做微商还是很盲目的,因为不会去分析市场,以为是个东西都可以卖。“卖减肥产品也不是刻意去选的,事后才知道,细分市场的重要性,而不能卖看起来谁都可以用,结果谁都用不上的东西。”

“要知道现在想减肥的女人太多了,不减肥,用来维持一下身材也好。”这是阿强现在卖这款外用减肥产品的原因。

当然,作为一个在微商圈顶层的商人,还要会讲故事。用阿强的话说,他会把公司今后的发展,用各种方式告诉给代理商,而且很关键的一点,“要告诉代理商,就算公司、我个人赚了很多很多钱,也不会见钱就收,一定会保证各个代理商的利益,要是我赚了钱以后拍屁股走人,就是去了做微商的道义。“

阿强说,分道扬镳的几个合伙人,之所以出去以后做不好,“就是因为他们眼里中只有钱,只要有这样的心思,就会被人看出来,这样谁还会愿意跟着你?”

5微商已超千万人

阿强的手机里,装了好多个新闻APP,他要时刻关注着各地关于微商的报道。

遗憾的是,每次弹出来的微商新闻,几乎都是负面的,比如说,前段时间有一家4S店爆料,一帮微商拉着横幅,在豪车前面拍了照,然后马上撤。

“这是作假,买不起豪车,还要拍照发朋友圈去装。”阿强知道,这是对微商这个行业最致命的伤害,外界对微商最大的质疑,也就是朋友圈的各种炫耀。

当然,炫耀是有必要的,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着吸引朋友圈里的人进入圈子。

但虚假的炫耀,就是谎言,总有一天会被戳破。

也有真的炫耀,但最后也走入死胡同的例子,比如说红极一时的老倪膏药。

老板确实给员工买了玛莎拉蒂,因为确实是赚到钱了,可是,最终的问题,却出在了产品质量上。

所以,在阿强看来,这也是微商行业不愿意看到的虚假。

阿强很厌恶“微商就是空手套白狼”这样的说法,事实上,确实有很多微商是这么在干,所以才会有“微商就是传销”这样的说法。

阿强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品牌,有了一个相对完善的管理团队,他说,微商应该是一种长期投资的行为,而不是想赚快钱的投机行为。

他想改变人们对微商的看法,至少能消除偏见,让微商能像电商一样被人看好,而不是看衰。

但是,阿强还是有隐隐的担忧,微商这个行业的现状和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统计,2016年我国微商从业人员就已超过1200万人,微商在发展中遇到了不容忽视的挑战,部分微商销售的产品在质量水平、售后服务上得不到保障,甚至出现一些故意坑害消费者的“黑微商”。

随着朋友圈卖货信息的逐渐增多,通过微商买东西的体验开始变差,部分微商开始透支商业信誉和社交资源,用户黏性变差。

微商的朋友圈,慢慢变得没有了朋友。

(责编:董菁、朱传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