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日本"超级企业"又曝造假丑闻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纷纷"中招"

2017年10月12日08: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这家日本"超级企业"又曝造假丑闻,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纷纷"中招"

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所近日曝出造假丑闻,汽车、飞机、军工、高速列车等多个领域的制造商遭到波及。

在这家“超级钢企”出事前,日本制造业近年来频频出现违规、造假、瞒报、谎报等丑闻。

“日本制造”光环褪色的背后,暴露出日本企业文化乃至社会风气的负面变化。

日本钢企巨头“神户制钢”。(新华/路透)

长期篡改数据 以次充好

神户制钢8日承认,旗下多家工厂长期篡改部分铝、铜制品的强度、尺寸等出厂检验数据,以次充好。

神户制钢的同类产品广泛用于日本汽车、飞机制造和军工部门,包括日本首款国产喷气式支线客机MRJ,美国波音公司也因部分采用神户制钢产品而对日方提起关注。

这次丑闻波及约200家企业,包括丰田汽车、三菱重工等日本制造业巨头。

日本防卫省10日说,问题制品也可能用于生产自卫队的飞机和制导武器。

接片:三菱汽车(上)和日产汽车标识。(新华/路透)

丑闻频发,日本制造已跌落神坛?

近年来,日本制造业违规、造假、瞒报、谎报等丑闻频现,引发消费者质疑。

上月末,日本汽车三巨头之一的日产承认,其在成车出厂检验环节中,大量使用无资质人员敷衍出厂检验手续;

再之前,三菱汽车和铃木汽车去年被曝篡改油耗数据;

东芝公司三任社长涉嫌财务造假;

因隐瞒安全气囊质量缺陷而被美国媒体称为“有史以来最恶劣汽车安全丑闻”的日本高田公司则于今年6月申请破产;

2011年,医用设备和数码相机制造商奥林巴斯承认,此前20年都在以做假账的方式掩盖总额上千亿日元的投资亏损。

接片:6月26日,日本高田公司董事长高田重久在东京举行的新闻会上道歉(下图);上图为高田公司标识。新华社/法新

实际上,这不是神户制钢第一次曝出造假丑闻,其在2016年也曝出过篡改数据丑闻。

从三菱汽车油耗造假、东芝公司虚报利润到高田的安全气囊质量问题,本是战后日本引以为傲并赖以生存的制造业,如今却频频作为丑闻主角登场。

日本福冈县丰田汽车生产厂。新华社/法新

日本汽车行业智库现代文化研究所主任研究员吴保宁认为,日本制造业暴露出的问题源于三方面的因素:

第一,对制造业从法律和标准上加强管理,提高了制造业的成本;

第二,材料、零部件供应商背负着来自下游企业的巨大降低成本的压力;

第三,企业内部利益驱使,强调创利创收,忘记和忽略了企业的社会责任和遵纪守法。

“隐瞒文化”“篡改文化”正在战胜“耻感文化”

一系列丑闻中,这些日本企业或许各有内部管理、高管品行、业绩压力等因素,但这么多日本制造业代表企业集中曝出篡改、造假、隐瞒、谎报等重大丑闻,背后是否暴露出日本社会某种深层危机?

事实上,如果跳出企业视域,人们势必会注意到,这些日本企业暴露出来的“隐瞒文化”“篡改文化”在日本政界、官界同样有愈演愈烈之势。

以安倍夫妇卷入的森友学园丑闻为例,不仅首相官邸和自民党上下拼命捂住盖子,日本财务省的相关知情部门也在隐瞒、篡改乃至销毁对安倍夫妇不利的证据。

几乎同一时期,防卫省被曝刻意瞒报记录陆上自卫队驻南苏丹维和部队每日活动的日报。更甭提在历史和领土主权问题上,日本各界一贯地隐瞒、篡改、销毁不利于日方主张的历史档案和人证物证。

3月24日,在日本首都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右一)在国会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进行答辩。全面否认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23日在国会参加听证时的证言。新华社记者 马平 摄

而在这些问题上,“惩恶扬善”的机制在崩溃。最典型的例子是,涉嫌隐瞒森友学园丑闻的财务省高官事后被安倍擢升为日本国税厅长官。

日本传统上有“耻感文化”一说。然而,这些年弥漫日本的“隐瞒文化”“篡改文化”正在战胜“耻感文化”,这种隐性腐败正在渗透到社会各个领域。

(责编:董菁、朱传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