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银行逆天了!你去存“时间” 兑换的却是“养老钱”

2017年11月02日08:12  来源:央视财经
 
原标题:【震惊】这个银行逆天了!你去存“时间” 兑换的却是“养老钱”!

目前,我国老龄化的速度正在逐步加快,据官方预测,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与此同时,养老成本逐步提高,相关的服务人员却日益短缺。那么这一矛盾到底该怎么解决呢?在南京市栖霞区尧化街道,我们发现了一个叫做时间银行的养老新模式。

加入“时间银行” 未来养老不用愁

江苏省南京市居民孔庆凤今年已经90岁了,两个孩子都已经是年过六十的老人,只有生病时孔庆凤才会打电话叫他们过来帮忙,平时老人家不愿意再给孩子们添麻烦。孔庆凤自己每月的收入只有1200元,如果请保洁上门服务,每小时需要30元,每周两小时,一个月就要200多元,这让他感到很难负担。

尧化街道60岁以上老人有1.59万人,占常住人口的近20%。其中80周岁以上的老人有126人;残疾老人237人,独居及失能老人258人。和孔庆凤一样,如何安度晚年成为了摆在这些老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吕秀英今年63岁,刚刚迈入花甲之年,身体硬朗,精神很好,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不少。其实,吕秀英过去和孔庆凤就住在同一个小区,但是彼此并不认识。直到2014年,吕秀英加入了社区养老站点一个名为“时间银行”的志愿者组织。所谓时间银行,简单说就是志愿者将自己提供的志愿服务时间储存在这里,未来需要别人向自己提供服务时,再用这些储存的时间进行兑换。

2015年,孔庆凤成为了吕秀英提供上门家政志愿服务的定点对象。每周两次,吕秀英都会认真帮助孔庆凤打扫屋里的卫生,并收走需要清洗的衣物、被褥等。这给孔庆凤的生活帮了大忙。

这些家政服务不需要孔庆凤支付任何费用。每次家政服务过后,时间银行的管理人员就会将吕秀英的服务时间储存到系统中,用于今后的兑换。除了上门家政服务,吕秀英还在社区养老站点内负责发放午餐、打扫卫生等志愿服务。如今她已经在时间银行里储存了470个小时的时间,将来等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些时间都能派上用场。

吃过午饭,袁炳荣又开始了一天的志愿服务工作。袁炳荣今年70岁,身体也很硬朗,他是尧化街道时间银行的第一批志愿者,也是目前服务时间最长的一名志愿者。他今天的主要工作是走访社区里的高龄老人,一是开展“邻里敲敲门”志愿服务,陪独居老人聊聊天;二是进行安全检查工作,主要检查煤气水电安全。最后还要给老人测量一下血压。

袁炳荣2008年从工厂退休以后,一直闲不住,先后做过修理工、仓库保管员等工作。2014年,他第一次从社区工作人员那里听说了时间银行这个名词。

一开始,袁炳荣抱着打发时间的想法当上了志愿者。从打扫卫生到上门陪老人聊天,从陪同就医到给老人读报,自己在站点服务的时间越来越长。2016年,袁炳荣第一次用自己在时间银行储存的时间兑换了一次上门服务,尽管只是一个简单的电灯维修,却给他解决了大麻烦。

尝到甜头的袁炳荣不仅认真完成自己的志愿者工作,还主动劝说老伴唐志英加入时间银行。2016年,66岁的唐志英也成为了时间银行的志愿者。

江苏省南京市时间银行项目志愿者唐志英表示:“我们总归都要老的,而且我现在付出几个为老人的服务,将来以后继续比我们年轻的来为我们来服务,我是这样想的。”

尧化街道是南京市最早开展时间银行试点的街道,经过3年的发展, 13个社区时间银行分行服务站已经覆盖了全街道22个居家养老服务站点。目前这里的时间银行已经发展了1338名个人志愿者,28个团队志愿者。累计已经为社区老人提供14万次服务。

江苏省南京市尧化街道党工委书记 王永怀:我们希望通过时间银行,在小区内部、居民之间,能够开展互助,形成邻里和睦的这么一个良好的氛围。

时间银行卡:换钱购物兑服务

时间银行最早是在美国兴起,最初是用于组织志愿者,促进社区居民间互相帮助。南京市将时间银行与居家养老结合起来,增加了服务老人的人工,也降低了成本,那么这个账究竟是怎么算的呢?志愿者存储的时间都可以花在哪里呢?

每个工作日,南京市尧化街道王子楼社区养老服务站点都会迎来志愿者们忙碌的身影。他们既有来自生活在这个社区的老人,也有在南京市读书生活的大学生。

今天在站点进行志愿服务的团队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杏林社。作为最早加入尧化街道时间银行的一个团队志愿者,每周这些大学生都会带来自己的拿手绝活,成为了最受老年人欢迎的一个团队。

苏黎丽,今年读大三。刚入大学时,她便加入了杏林社,成为了一名时间银行的志愿者。今年已经是她在这个社区开展志愿服务的第三年,也是这个志愿团队中资历最深的一名志愿者。作为学姐,她既要向老人提供艾灸、推拿等志愿服务,又要指导一旁的学弟学妹们所需的专业知识。

上午十点半,这一次的中医志愿服务便告一段落,送走了老人以后,参加服务的学生们一块来到时间银行管理员的办公室,录入这次团队志愿服务的时间。

江苏省南京市尧化街道时间银行项目主管魏应保表示:“八个人的服务时间我给统一录到你们团队名下,每人工作了一个半小时,总共就是十二个小时。”

在时间银行储存了服务时间之后,这个志愿团队今天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原来,在一旁等候的袁炳荣、吕秀英等志愿者们一大早就和时间银行管理员打过招呼,要用自己储存的时间兑换一次按摩服务。按照时间银行兑换细则,15分钟的推拿按摩服务需要花费志愿者两小时的时间。

目前尧化街道时间银行采用721兑换模式。以个人志愿者为例,每次志愿服务后将时间储存到时间银行里,累计满20小时后就可以为个人及其家人进行兑换。其中70%的时间可兑换其他志愿者提供的服务,20%的时间可兑换等值物品,比如大米、白面、鸡蛋,食用油等。10%的时间则直接兑换成现金奖励,每小时的时间价值为12元。而团队志愿者70%的服务时间捐献给时间银行用于有需要的老人,剩余30%时间兑换现金作为交通等服务成本补贴。资金来源主要为街道的公益基金。

江苏省南京市尧化街道党工委书记王永怀表示:“我们做过一个测算,通过时间银行这种模式,服务的成本可以减少50%以上。”

王永怀说,养老服务最缺的是资金和人工,时间银行吸引了更多的志愿者加入了为老人服务的行列,大大降低了政府的投入成本。截至2017年10月,尧化街道时间银行项目已经累计存入服务时间4.8万小时。为了能够更好地开展时间银行服务。尧化街道还与银行达成了合作,替每一个加入时间银行的志愿者办理一张专用的银行卡,这张银行卡除了普通银行卡的功能以外,还专门为时间银行系统开辟了一个独立的扇区,时间的储存、兑换通过刷卡实现。今年第一批650张银行卡已经发放到时间银行志愿者的手中。作为第一批志愿者,袁炳荣已经领到了属于自己的银行卡。今天,袁炳荣就用自己储存的时间购买了两件秋衣,一共花费6小时。

时间银行未来将实现通兑通存

目前时间银行项目已经进入南京市38家社区养老站点,全市时间银行志愿者超过5000名。作为刚兴起的一种养老模式,无论是在时间银行服务的志愿者还是管理时间银行的人员,都是在摸索着前行。既然是摸索,就难免遇到波折。

晚上七点,南京市兴隆街道桃园居等五个社区里,伴随着响亮的喇叭声,一群熟悉的身影又开始了每日的例行巡逻。这支巡逻队伍全部由居住在这几个社区的老人组成,每日晚间七点到八点准时在小区内巡逻检查,如今已经成为了社区里的一张名片。

江苏省南京市时间银行项目志愿者表示:“现在小区里的偷盗少多了,基本上没有了。过去电动车往外头一放,电瓶就没有了。”

这些巡逻的老人都有一个统一的身份,他们是福惠老年人服务中心时间银行的志愿者。

任文艳,福惠老年人服务中心创始人。大学毕业后任文艳曾经在政府部门工作。2011年,她辞去工作决定创业,经过反复思考,最终选择了养老产业。原本以为养老产业就是给老年人提供服务,没想到真正开始和老人们打交道,任文艳才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江苏省南京市福惠老年人服务中心负责人任文艳:老年人他的需求 他不会跟你讲的,他不会说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今天比较郁闷,你来陪我聊天,不是这样子的。

2015年,她与街道合作,推出了一元早餐的服务,服务对象是75周岁以上、鳏寡孤独急需帮助的老人。社区其他老人可以按照三元早餐标准购买,服务一经推出就受到欢迎,每天早上都排长队。随后几年,任文艳先后推出了纺织社、家政、维修、代购等服务。但随着服务项目越来越多,成本越来越高,人手也越来越短缺,这成了任文艳一个迈不过去的坎。

任文艳表示:“后来就发现我们这个事情是越来越多,老人的需求是越来越大。”

福惠老年人服务中心一共覆盖兴隆街道的五个社区,这五个社区老人数量为6120人,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就有380人。按照一名社工服务十名老人来计算,仅照顾失能半失能老人就需要38名社工。而养老中心里固定员工只有七个人。这时候任文艳想到了时间银行。

2016年4月,任文艳正式在自己的养老服务中心成立时间银行。志愿者绝大部分来自周边五个社区有热心肠的老人。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时间银行就吸纳了375名志愿者。从一元早餐到编织社,再到各种上门服务,运营一年多的时间,志愿者们在时间银行里储存的时间已经达到10万小时。成本降低了,人手也不再紧缺。

任文艳给记者简单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传统养老中心运营方式,为了照顾社区里失能半失能老人需要雇佣38名社工,每名社工一年的工资大约为6万元,仅这部分支出就需要228万元,而通过时间银行模式,五个社区只雇佣了7个社工,其余工作有375名时间银行志愿者完成。一年下来社工的工资约为42万,志愿者补贴仅需16万元,节约了170万元成本,还服务了社区里上千名老人。

时间银行虽好,但老人们也有担心,就是现在储存的时间未来可能无法兑换服务。为了打消老人们的顾虑,让时间银行能够持续运转下去,任文艳今年也一直奔波在外,寻找社会资源。兴隆社区医院是距离兴隆街道最近的一个医院,近年来这里的医护人员时常会到社区里开展免费的义诊活动。任文艳希望能够与这里达成固定合作,让时间银行里的志愿者能够用储存的时间兑换免费的健康检查等服务。

江苏省南京市兴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戴明泽表示:“你放心,只要你提出来,我们肯定全力配合你们 。他们付出了劳动以后,想得到一些优惠的服务,我们就作为你们的一个技术支撑。”

事情的进展要比任文艳预想的顺利得多,这让任文艳的心里也有了一个底。她希望借助时间银行,能够让更多的老人通过志愿服务连接到一起,共享舒适温馨的晚年。

根据南京市民政局提供的数据,南京市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总数为134.3万人,占户籍人口的20.1%。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约19.5万人。目前全市养老时间银行已经达到38个,志愿者数量超过5000名。

江苏省南京市民政局局长蒋蕴翔表示:“一个既解决我们现在养老力量不足的问题,第二个也能丰富健康老人这个生活,让他在服务中得到愉悦、充实,极大地丰富了他们的精神生活,第三个就是使得我们这个养老具有一个持续的机制。”

为了能够让时间银行持续运转,发挥更大的作用,南京市也成立了养老志愿服务联合会。希望打通全市所有的时间银行,最终让志愿者储存的时间能够实现通兑通存。

蒋蕴翔表示:“就是你在这个小区储存的时间,能够到你所在方便的地方都能用起来,能够使时间银行兑换的这个面越来越宽,越来越广。”

半小时观察

中国人有句老话,远亲不如近邻。邻里之间互帮互助不仅是中国人一个悠久的传统,也是构建熟悉社会的一个必备要素。随着城市化建设,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搬到了新社区,住进了新楼房,但是邻里之间的关系却不再像过去那样熟络。时间银行这一模式就是让有能力的老年人迈出家门,在帮助他人的同时自己也收获了服务。我们希望时间银行这种模式能够不断完善,给居家养老增添一抹更加亮丽的色彩。

(责编:董菁、朱传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