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企业参与规划运营 “固安模式”能否拷贝?

谢卫群

2017年11月07日14: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原标题:“固安模式”能否拷贝?

日前,在上海举行的“第三届中国PPP融资论坛”上,“固安实践”引人注目。

砥砺奋进的好故事

固安,河北小县,距北京只有50公里。曾经,它的经济是河北省倒数第二的县,而现在,已跻身全省前列。而促进这一转变的重要因素,源自PPP模式。

2002年,固安县政府以PPP模式合作开发建设运营固安工业园区。至今,这个小县城,已导入新型显示、航空航天、生物医药三大产业集群。其中,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第6代AMOLED新型显示项目,预计明年实现量产,将彻底打破日韩垄断,发挥龙头引领和聚集作用,推动固安打造千亿级新型显示产业集群。

因为新型产业的导入,固安县财政收入发生了巨大转变,从2002年的1.1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80.9亿元。截至2016年底,固安工业园区已入驻企业近580家,项目签约投资额近1400亿元,实现固安从一个农业县到现代化工业县的转变。

固安模式已列为“砥砺奋进的五年”好故事。那么,“固安模式”能否拷贝呢?

参与企业要有长远眼光

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主任焦小平这样认为,PPP模式很有前景,关键在于,企业在参与过程中是短视的,还是眼光长远的。

最早以PPP模式整体开发运营产业新城的民营企业——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夏幸福”)执行总裁吴中兵介绍:“在固安,我们没有单一做一两个项目,而是以产为魂、以城为体,将产业发展服务作为产业新城的内在灵魂,扭住不放、深耕细作。”

为了实现产城融合的目标,华夏幸福组建了4600多人的产业研究和发展团队,坚持“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创新链条,聚焦十大重点产业,在合作区域打造创新产业集群,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可以说,产城融合规划已成为“华夏幸福”的重要竞争力。

除固安的成功实践,华夏幸福还在河北大厂、南京溧水、浙江嘉善等11个省市多个地方建设了产业新城,均取得了较好的经济社会效果。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以为,PPP模式发展还有很大空间。过去,社会资本及企业大都把目光聚焦在一个个工程上,诸如造桥、修路等。其实,在经济和社会建设中,除了硬的建设,还有诸多软的建设,同样可以大有作为,关键看参与社会企业能否具备专业能力,以及长远的眼光与规划。从这点看,企业和银行金融机构还需要不断成长。除了社会参与企业要专业,金融机构在参与PPP模式时也要专业,如果能成立PPP专门的事业部,这将对提升专业会有更大的提升。

政府与企业合理分工

政府与企业合理分工,也是固安模式成功的重要因素。在固安模式中,按照PPP协议约定,固安地方政府与华夏幸福各司其职。

政府是产业新城开发建设的决策者,拥有规划、土地、产业项目引进、产业集群打造的主导权、决策权和审批权。同时,对基础设施及公共服务价格、质量、绩效实施监管,严格验收,确保项目的公共属性以及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的效率。

而华夏幸福是产业新城项目的建设运营主体,设立区域项目公司,负责产业新城的设计、融资、建设、运营等一体化运作。从全生命周期监督统筹城市建设、土地利用、产业发展、生态环境等,根据区域发展需求适时适度开展建设,提高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建设质量和效率。合作期满,华夏幸福项目公司将区域内的各类基础设施和公共设施的产权、管理权、收益权全部移交政府。

目前,除了产业导入,华夏幸福已在固安产业新城建设城市环线绿廊、大广带状公园、永定河运动公园等,形成了一核一环两廊城市景观体系。最终,通过持续升级城市品质,提升城市运营水平,从而助力产业新城进一步发展。

(责编:董菁、朱传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