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李兆会:从山西省“最年轻首富”到“老赖”

2017年12月06日09:12  来源:人民网-产经频道
 

人民网北京12月6日电 (记者 覃博雅)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日前发布“限制出境”消息:被执行人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出境。请执行联动机制成员单位、基层协助执行网络成员和社会公众协助法院执行。

昔日的“山西最年轻首富”缘何落到如此田地?其与“女星车晓天价离婚费”等曾经火遍网络的话题,一时间又被舆论发掘出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截图

前“山西最年轻首富”连2亿多元都拿不出?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2017)沪01执550号文书显示,这个由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限制出境”,执行标的金额为人民币216228262.63元。

另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2013年1月10日,海博鑫惠(李兆会关联公司)与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协议》,获得5.2亿元银行授信,美锦方面和李兆会等作为保证人,为海博鑫惠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随后,美锦公司代海博鑫惠向银行偿还本金及利息共计2.16亿元。此后,海博鑫惠公司出现重大经营风险,授信银行于2014年3月13日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博鑫惠公司向其归还借款本息,美锦公司、李兆会等保证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因海博鑫惠未承担还款义务,李兆会亦未承担担保责任,美锦公司遂发起诉讼以追讨欠款。

2017年3月1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判决李兆会关联的海博鑫惠向美锦公司支付代偿本息合计款2.16亿元,李兆会承担四分之一连带清偿责任。海博鑫惠辩称,其自2014年初至今已停止业务,公司账户已被冻结,无法偿付贷款。事已至此,便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限制出境”一幕......

另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处于风口浪尖的海博鑫惠已转移至李兆会妹妹李兆霞名下,其法人代表为张亚敏——后者此前为海鑫集团副总经理,此次也一同被限制出境。

曾有媒体报道称,海鑫集团总部所在的闻喜县,财政收入有三分之一来自海鑫集团,集团旗下的7000余名员工及其家庭也将海鑫集团作为依靠。是什么导致这家曾坐拥百余亿资产的“首富”如今连2亿元都拿不出手,成为“老赖”?

资料图:2008年的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显示,李兆会(27岁)家族以125亿元资产与马化腾、潘石屹夫妇等并列当年的32位。

“最年轻首富”是怎么炼成的?

有分析称,李兆会的一省“最年轻首富”多少具有偶然性:其父遭遇不幸之后,担当家族产业的一把手。

《瞭望东方周刊》这么描述李兆会家族的发家史:上世纪80年代初,其父李海仓、李天仓(李海仓大哥)、辛存海、侯岚云4人分别出资5000多元,合伙做焦炭生意,到1992年初已拥有总生产能力达到26万吨的4个焦化厂;1992年10月,李海仓出资5400万元(超过总投入的60%),与湖南省冶金厅、河南省冶金厅、上海市冶金厅联合成立山西海鑫钢铁有限公司;至2002年末,海鑫的资产总额为40.36亿元(负债总额16.06亿元)。

为何只回顾到2002年末?因为2003年1月22日,李海仓在办公室被南街村村民冯引亮用自制猎枪枪杀,后者作案后自杀。警方侦破此案后宣布:冯引亮多次欲将其已转包给他人的土地转让给海鑫方面,并敲诈勒索,因遭拒绝行凶杀人。

28天后,经历了一些“风波”,在爷爷辈的主持下,22岁的李兆会回国继承公司。随之开始的是频繁的管理层变动。一两年后,李海仓在世时的总经理李天虎、常务副董事长辛存海等“老人”纷纷离开,顶替担任总裁的六叔李文杰也于2013年出走。李兆会的海鑫甚至一度被冠以“中国最大的私有钢铁制造商”称呼。

伴随富豪排行榜无限风光的是一个个逐渐嘈杂的负面声音。“资金链断裂”、“深陷百亿债务危机”......似真似假的传言让与海鑫有关的群体人心惶惶,直到2014年5月18日发生近千工人围堵大门讨要工资的事件,才让亏损的真相逐渐浮上水面。与海鑫有经贸关系多年的债权人王维佳的话语比较具备典型性:“李海仓在世时未拖欠过工程款,小老板(指李兆会)接管后就开始押款......”

据新华社报道,由于受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市场不景气、金融部门抽贷以及内部管理等因素影响,海鑫集团从2013年年底开始资金吃紧,并于2014年3月份被迫全面停产。当时海鑫集团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海鑫集团的账面资产仅100.68亿元,负债率超过100%。2014年,海鑫集团进入破产程序。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民营企业破产案。

《每日经济新闻》曾以《5年“败光”120亿身家》为题,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2010年底,海鑫钢铁在李兆霞的主导下进行了一次改革,将原料采购与成品销售业务放到主做贸易的海博鑫惠旗下,并将海博鑫惠独立出来。此举虽然保证海博鑫惠在海鑫集团破产重整时仍是债权人身份,但仍然无法翻盘——在成为被执行人78次、失信人7次、涉及法律诉讼超过60起后,授信银行于2014年3月13日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博鑫惠公司向其归还借款本息。

最终,由河北建龙集团对海鑫集团实施并购重组,并于2016年点火复产。但此时海鑫已与李兆会没什么关系了。

资料图:2010年1月25日,山西富豪、海鑫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兆会与女星车晓在山西闻喜县举行婚礼 (三晋都市报 姜军旗摄)

与女星的“大婚”与“大离”

再看看李兆会与女星车晓的是是非非。其实,“首富”的字眼由于被媒体炒作得过于频繁,早已引起网民们的审美疲劳——年轻网民们往往更熟悉李兆会之前的另一半车晓。这位凭借在《非诚勿扰》中扮演一名“性冷淡”相亲女的女星,一举获得金鸡和大众电影节的双料最佳女配角提名。

一般而言,娱乐圈处于上升期的女星较少谈婚论嫁。但就在车晓风头正劲之时,传来了她与“最年轻首富”的婚礼消息。2010年1月25日,李兆会与车晓的婚礼在闻喜县举行。据《三晋都市报》当年报道,这场号称云集京晋等地三千余名政商人士的婚礼,婚礼的大气和热闹程度“堪比央视晚会”,是“一场低调传统却不失特色的婚礼”,车晓“认亲”收的“改口”红包“多到拿不动”。保安规格也尤为森严,一名记者称看到百余辆豪车,自己的相机一度被没收:“他们从北京请来100多个专业保安,有防暴装备,还有两只大警犬,进入厂区的人都要检查请柬的真伪,而且要过好几道安检关”。

如同多数“女星嫁入豪门”的典故一般,这段婚姻也一直不被外界所看好。如果说婚礼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举行,那么两人的离异更是令人跌破眼镜——仅仅一年零三个月后,两人婚姻告破。舆论的关注点也随即从“天价婚礼”改为“天价离婚费”。

无论高达3亿元的天价离婚费是真是假,无论两人离婚是不是因为生活圈不同与聚少离多的原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从一省“最年轻首富”落到业界纷纷奚落的“教科书式败家”,是真的。

(责编:覃博雅、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