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科技领域同样可以诞生超级独角兽

成勇

2018年04月24日16:49  来源:人民网-产经频道
 

如果将科技公司进行简单分类,大概可以分成两种:即商业模式导向型的公司和科技导向型公司。实际上,在这二者中,以阿里、腾讯、京东等商业模式导向为主的公司已经形成寡头局面,有些领域即使在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的了。

但以技术为导向的公司,尤其是工业科技领域,中国与美日欧还有很大差异,这也让沃衍看到了投资的机会。实际上,不论是在A股还是H股,很多工业领域的公司其市值都超过了500亿。沃衍目前重点关注的工业科技领域包括下一代显示、半导体、新能源、工业光源这些领域。相比较消费科技,沃衍更关注工业技术。

新能源汽车:更关注核心零部件

目前,煤炭能源成本远低于石油,电更易于集中清洁管理,同时相比燃油发动机,我国电动车技术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大家几乎处在同一个起跑线。基于这三点,新能源汽车未来将成为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分析发现,影响汽车的动力细节很多,整车的投资风险比较多。基于此,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沃衍的思路不是投“全身”而是投“手脚”、“眼睛”和“大脑”。

首先,随着锂电能量密度的提高,电动车续航能力将会增加,这衍生出一个问题——散热。沃衍关注锂电安全,因为安全是“底线”,没有人愿意开一辆不安全的车。

其次,汽车新材料有助于降低车的自重,客观上将增加续航能力。因此,沃衍也深入了解汽车轻量化材料公司,因为这个领域可以诞生出超级独角兽。

再者,激光雷达是无人驾驶或自动驾驶最不可或缺的核心部件,未来不仅在新能源汽车还是燃油机车中都有着广泛应用。由于沃衍之前在工业科技上的积累,这一领域也将是未来重点关注的领域。

以上三点共同的思路是,这类企业均有较多核心技术,而技术正是能使之成为超级独角兽甚至伟大企业的根本。毕竟,新能源汽车并不是把发动机换成电池就行了的,其安全性、品牌、售后等方方面面的因素都要考虑。

下一代显示和半导体:国产空间大

柔性显示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只有柔性才能搭载更多的功能,而“异形”屏的使用也会越来越多地在汽车玻璃、可穿戴设备等多种场景下使用。

但从产业链的角度上说,一些先进的技术仍旧被韩国等国家所垄断。下游面板商受困于成本压力,非常希望高端装备可以实现国产化。作为投资公司,我们也会利用并购基金并购一些国外标的,帮助国内企业绕过技术封锁进行产业升级。

如今,新材料领域有着很好的人才储备。他们来自3M、霍尼韦尔、陶氏化学、杜邦和日本金杯电工等等知名公司。在这个领域中,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总的来看情况还是非常好的,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出现。

总的来说,半导体和新材料领域我们主要看两方面:第一这个东西是不是核心材料;第二这个材料市场容量有多大。

在沃衍的投资思路上,横向有新能源、半导体、下一代显示、工业光源等四个重点行业关注方向;纵向有装备、材料、终端三个方向,整个加一起构建了沃衍资本在科技领域的投资矩阵。

技术革命背后的投资逻辑

一种技术是否是未来的趋势,这个技术到底是颠覆性技术还是一种过渡技术、它的生命周期有多长等等这类问题在沃衍内部曾激烈的讨论过。我们认为,首先,技术要有效,也就是说性能方面要通过考核;成本要经得起验证。简单来说,衡量一种技术是否具备颠覆性的潜力主要看其性价比如何。

工业科技领域的项目一般都会有很好的现金流,沃衍投资的公司里面,有些公司也呈现出一年一倍甚至几倍的发展速度。虽然打法上和互联网科技公司有所区别,但当一个新技术带来很好的应用的时候,它的成长性并不弱于互联网公司。

同时,很多创始人困惑于融资规模的问题,是融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其实,从企业发展的角度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策略:

高周转模式,多见于薄利多销:很多快消品公司遵从这个逻辑,因为客单价低,一个产品的客单价可能只有十几块钱,贵了也就一百多元。这种企业前期的产能壁垒很关键是第一步,所以初期投资人会重投,帮助企业快速建立产能。

差异化竞争,多见于高客单价,高毛利:这样的企业一般客单价高,比如一个机器设备大概就有几百万、上千万,这种公司最难的是研发壁垒,IP落地能力是最关键的。这种公司我们根据研发进度分步投资,根据产品落地进度,给予企业需要的资金。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技术替代还产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它往往客观上缩小原有市场规模。效率提高、成本降低,市场规模缩小,这是技术替代的一个特征。

创业者的两项核心能力

项目虽多,但作为理性投资人,我们看过太多项目是这样的:所从事的主营业务如果要成功有太多的假设条件。比如,加大数据、加人工智能等。很多逻辑不成立,究其原因是因为变量太多。打个比方,一个楼之所以能盖成高楼,原因是地基牢固,而且只有一个地基。但若没有夯实的地基,做什么事就会是“海市蜃楼”。

我看中的创业者要具备两项能力:产品能力和经营能力。如果一个创始人的产品能力强,但欠缺经营能力,那么他的公司可以活下来,但很难长大;如果一个创始人经营能力还可以,但缺少产品能力,那么他的公司会缺少核心竞争力,他可以把公司做到一定规模,但一旦遇到行情不好或是碰到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的时候,很快就会败下阵来。

所以这就要求创业者要能够及时补上短板。作为投资人,最害怕的是创业者看到了自己的长项,但没看到自己的短处。如果又不能有一个团队来补上这个弱点的话,最后的结果一般来讲都很糟糕。

实际上,在工业科技领域,资本并不是最核心的因素。产品能力更为重要,即创始人能不能非常好的组织起技术和研发力量生产出消费者想要的东西更为重要。在此过程中,沃衍会在企业成长的过程中帮助其快速打造团队、利用金融工具帮助企业快速成长。(作者系沃衍资本创始合伙人,本文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责编:朱传戈、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