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字体开启IP字体时代 破坏还是推广字文化?

2018年05月15日08:28  来源:北京日报
 

在江苏卫视近日播出的《无限歌谣季》中,歌词字幕少见地出现了个人字体——汉仪毛不易体,是根据歌手毛不易手写字打造而成的一款字体。

为明星打造字体,在QQ、电视字幕、手机等环境使用,如今成为一个新鲜现象。明星字体是“玷污”了字文化,还是推广了字文化,引发人们关注。

明星字体成“练字神器”

求毛不易字帖,作为练字神器,近日在毛不易的粉丝群里很流行。“作为一个字控,非常想要字帖”“我字好丑,无法在学生面前立足了”“模仿毛老师字帖,感觉高考作文能多得两三分”,粉丝通过微博表达自己的心声。

今年一月,歌手毛不易宣布自己的手写字将纳入字库,而网友们评价道,从毛不易晒出的字来看,其字体有力道,也不乏清秀之风。

毛不易并非首位推出个人字体的明星,早在2007年4月,一款“方正静蕾简体”被方正方面称为我国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书法计算机字库产品。这几年,郭敬明、井柏然、易烊千玺、赵丽颖、唐嫣、张杰等近20位明星的手写字都成为字库产品。井柏然经纪人透露,井柏然通过推出个人字体获得的收益是80万元,后来悉数捐出。

关于明星字体,行家们自有一番评点:井柏然字体,为清新俊秀的优雅手写体,与井柏然带给人们的印象一样,率性又有涵养;易烊千玺字体,或许他的笔尖还有些稚嫩的感觉,但十分清秀的笔触和流畅的线条同样具有美的感受……

所选明星要在流量“头部”

“这是一种创新的产品品类,也是用明星来带动字体消费的商业模式。”汉仪字库CEO谢立群说。

汉仪字库首席技术官周红全回忆说,几年前与腾讯合作,发展出超小字库技术,“这个技术特点是,每套字都会做得很小,以便在QQ进行快速传输。”随着该技术的成熟,个性字体的互动、分享成为风尚,用户的个性化需求得到了满足,“我们后来由此想到明星有粉丝,如果开发明星字体,粉丝是愿意买单的。”

谢立群则揭秘说,选择明星字体并非能写字的明星就行,要符合几个条件,首先这个明星要在“头部”,“明星粉丝偏年轻化,老一辈艺术家有很多字写得不错,但是粉丝们不认识他们,从商业角度而言就差一些。”再有,字要写得好看,起码不能太差,“有的明星的字根本没办法做成字库,他们自己也不愿意。”

如果字写得相对不错、版权价格合适,明星和字库公司的合作就搞定了。明星时间宝贵,但成为一套字体,至少要写七千多个汉字。让明星一个个字去写,并不现实,何况一旦书写相隔时间太长,前后字迹就会有差异。周红全说,字库公司一般会要求明星写700个字,然后自动分析风格、笔画,梳理一遍,生成一套完整的字体,“和设计字不同,明星字体都是手写体,线条风格要求并不严苛。”一款明星字体的完成时间大约为半个月。

明星字体开启IP字体时代

尽管明星字体外表看起来火爆,但业内人士透露,明星字体的市场开拓、发展,还是遇到了一些困难或者瓶颈。

周红全将原因归结为两点:一方面,粉丝的新鲜程度在降低,“刚上线时大家纷纷使用,但上了很多字体之后,用户审美会相对疲劳。”在他看来,有的明星字写得确实也比较一般。另一方面,明星字体和汉字规范书写并不合拍,通过明星规范小朋友的书写挺困难,“去年推出易烊千玺字体时,会激励粉丝练字,但是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确实不好说。”

字库公司也越来越意识到,字体和名气、脸蛋不同,一个明星不仅影响力要足够大,确实字也要写得好看,这样的明星已经越来越难找了。周红全盘点了汉仪字库推出的十几款明星字体,畅销的包括郭敬明、井柏然、易烊千玺等字体。

但是,由明星字体开启的IP字体时代还在继续。根据热播电视剧、电影中的元素开发字体已为粉丝所熟知。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视剧就开发出了“十里桃花体”,直到现在还有用户在下载使用。“字体要有生命力,就要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尤其是年轻人。”周红全说。

应鼓励更多明星出字体

“明星字体的出现,是字体企业和明星的共谋,大家各取所需。”搜狗输入法内容平台“字媒体”负责人郭敏下了判断。

在郭敏看来,练字这个在有些人看来比较远的事情,其实在如今通过“微信打卡”“练字微信群”得到了很大的推广,“我身边很多人都在每天练字。”在他看来,明星字体的出现和兴盛,客观上带动了大家对汉字的关注,也有助于写字、练字的推广。

事实是,明星字体的出现也引发了争论。有网友评论说,有的明星字体挺丑,破坏了字文化。记者采访多位字体设计师,他们均对明星字体表示不了解、不关注。但郭敏认为,如果说“玷污”字文化,大部分普通人就是经常性地在“玷污”了。“现在市面上出现的所谓的明星字体中,我们并没有看到有哪些明星字体丑到人神共愤的程度,最多就是‘写得普通’,这其中还有很多明星的字很好看,比如井柏然的。”

“社会应该鼓励更多明星出自己的字体。”郭敏认为,当明星展示自己写字、写文章、画画、音乐技巧等,而不只是在镜头前展示自己的脸,那会是一件非常有趣而风雅的事情,“这样的社会,难道不是我们都期望的吗?”(路艳霞)

(责编:覃博雅、贺迎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