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之一

独角兽企业痛点:如何化解融资难题?

赵超 杨波 董菁 李威

2018年05月16日08:52  来源:人民网-产经频道
 

5月19日,由人民网、成都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将举行。本次论坛以“新时代 新经济 新未来”为主题,将在成都和硅谷设立会场,邀请中美政商学界人士、全球独角兽领军企业、投资人等越洋连线,聚焦全球独角兽企业成长生态,搭建政府、企业和资本之间的合作交流平台。

独角兽企业,毫无疑问是今年双创领域最火的词语之一,指的是估值超过65亿人民币、创立时间不超过10年的初创企业。

据去年9月德勤与投中信息联合发布的《中美独角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全球独角兽企业分布于22个国家,其中,美国和中国分别位居独角兽企业数量的首位和第二,全球占比分别为42.1%和38.9%,占据着绝对优势。

今年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的若干意见》,为创新型企业回归中国资本市场开辟了道路,被视为独角兽企业的春天来临。2018-2019年或将迎来独角兽企业上市的浪潮。这些蕴含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创新元素的独角兽企业,正成为推动中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的澎湃动力。

“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召开前夕,人民网记者对部分独角兽企业和投资界人士采访发现:我国独角兽企业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成长的烦恼”。成为独角兽企业并非创业企业的终点,未来的发展依然充满挑战。

资料图:成都天府新区科学城兴隆湖

融资难题困扰独角兽企业

据德勤统计,中国独角兽企业分布在16个大行业,位居前列的三大行业(即电子商务、金融、文化娱乐)的独角兽企业数量占了总数的46%。蚂蚁金服、滴滴出行、陆金所、美团大众点评、大疆等公司被公认为我国的超级独角兽公司。

在互联网时代,独角兽企业享受着莫大的关注和荣光,尽管如此,仍有不少投资界人士对独角兽企业的发展保持着冷静的思考。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认为,“现在我觉得面临的问题是,只要估值比较高都叫独角兽企业”。周炜说,真正的独角兽企业应该是估值超过10亿美金,并在所处的行业里绝对领先的地位。

汉富资本合伙人陈俊宇认为,中国独角兽企业大多数是模式创新型企业,而非技术创新企业,“模式创新的独角兽企业,壁垒首先不高,更多靠资金驱动,考验的是它的融资能力,资本融资格局决定了未来走向。”

对创业公司来讲,寻找融资是双向选择的过程,也是必须要面对的难题。相比初创企业,独角兽企业已经具备一定的规模和优势,面对投资方有了更大话语权,即使如此,在每一轮融资背后也坎坷重重。

今年4月初,大疆科技新一轮10亿美元股权融资曝光。在这次融资过程中,大疆采用投资方竞价的模式,吸引到近百家投资机构参与,前后历经两轮,整个流程和操作十分复杂。大疆这种竞价融资模式,开了国内独角兽企业的先河。

与大疆的强势相比,一些独角兽企业在融资时仍面临不少难题。如何在有限时间内寻找到适合的投资方,考验的是企业的实力和管理团队的智慧。这几年,因融资不当而“倒下”或被并购的创业公司数不胜数,其中也不乏独角兽企业的身影。去哪儿、赶集网、一号店等这些曾经的独角兽企业都倒在融资这道“难关”之前。

去年下半年以来,曾经风光无限的共享单车行业两大独角兽企业——摩拜和OFO,就曾先后遭遇融资难题。最终,摩拜被美团收购,而OFO则通过抵押核心资产的方式获得阿里的投资。

资料图:大疆无人机

大部分独角兽企业是熬出来

荷多资本创始合伙人王利杰认为,融资渠道太单一,这是我国当下创业投资环境最关键的难题。“我国的投资产业整体还比较年轻,投资环境相对于发达国家也不太成熟。丰富多元化的成熟资本市场环境,对早期创业团队和天使投资人的决策和行为有巨大的影响。”王利杰说。

“大部分的独角兽企业是熬出来的,可能经历过至少10次生死决策,真正的独角兽企业是在逆境中成长的。”王利杰说,很多创业者是以融资成功作为成功的标准,“拿到钱不代表成功,最终成功是公司能够稳定地产生正向现金流,给国家交税,创造就业,持续多年,基业常青。”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昆吾九鼎讲席教授、院长助理田轩建议,对于已经有一定规模的独角兽企业,完全可以考虑更多的融资渠道,比如通过银行贷款、发行企业债等方式,以此来丰富自己的融资渠道,这是企业由小到大的必要手段。

二手汽车电商领域独角兽企业——人人车今年4月完成了由腾讯、高盛领投的新一轮3亿美元投资。

人人车创始人兼CEO李健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是目前比较主流的两种融资方式。对于发展到独角兽阶段的企业来说,业务体量已经达到一定的规模,融资阶段也已经到了中后期阶段,所以会更看重战略投资,更看重双方业务协同及其可能带来的更大的生态共赢的价值。李健说,“我们会优先考虑能够认同企业长远发展能力并且很好地发挥协同作用的企业投资人。”

李健表示,未来人人车也会继续丰富更多的融资渠道,探索更多的融资方式,包括不局限于股权融资债权融资等,也尽可能的采用各类金融方法,比如ABS等。

投资风口之下,独角兽企业需要专注

不少投资界人士认为,创业公司能够成长为独角兽企业,说明其在行业中属于领头羊的位置,并获得更多的资本青睐。不过,企业和资本都需要理性看待独角兽企业这个“标签”,成为独角兽企业并不代表企业一定会成功,独角兽企业被迭代、被取代的速度可能会更快。

最近几年,移动互联网“风口”轮换速度越来越快。从2015年至今的三年多时间里,从VR、无人机,到共享经济、AR、直播平台,从O2O、大数据,到新零售、短视频、人工智能等,在资本的催动之下,几乎每年都会换一波风口,虽然每一次风口都能催生出新的独角兽企业,但这些风口又迅速被下一波取代。

对此,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表示,从创始公司成长为独角兽企业,需要长时间的价值积累和资源积累,更需要创始人及创始团体有“十年磨一剑”的精神。能在很短时间能成长为独角兽的企业,一定是创始人积累了非常多的资源,又非常聚焦。

杨歌认为,独角兽企业的成长本身要遵循价值规律,如果资本运作超过价值成长本身的规律,无异于拔苗助长,“永远是企业价值的真实性成长在先,资本推动是辅助作用。”

对此,周炜认为,创业企业应该对资本有理性的认识,要做业务领先的实力型独角兽企业,而不是投资催捧的资本型独角兽企业。周炜说,“资本独角兽企业,很多业务并没有那么强,被捧成了所谓的独角兽企业,这就比较虚幻了。”

资料图:荷多资本创始合伙人王利杰接受人民网访谈(人民网记者 覃博雅摄)

处理好与投资人的关系,戒骄戒躁回归初心

此外,对于独角兽企业的创始人,如何处理好与投资人的关系,也是一门学问。

风险投资往往看中的是投资回报,甚至是短期的投资回报率,而企业创始人可能看的更为长远,企业就是他的事业,如何处理这中间的摩擦和纠纷?

对此,田轩教授建议,在拿到投资人融资的前提下,创始团队要保证企业的长期运营不受资本的干扰,建立一个合适、合理的治理结构就非常重要。

“像阿里采用的合伙人制度,以及AB股制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创始人和创始团队专注于企业长期的发展,专注于做研发做创新,而不受资本短期回报的干扰。”田轩教授说。

作为一家独角兽企业的掌舵人,李健认为,投资人希望的短期变现和企业的长期愿景没有矛盾。创始人团队其实是非常重视企业自身的“造血”能力的,通过各种运营方式来实现企业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所以当企业自身“造血”能力足够的时候,企业投资人其实更愿意和创始人团队一起去实现更大的愿景,并且也会更加倾向于战略投资。

此外,也有不少投资人担心,对于独角兽企业,一次性拿到几亿美金的投资,创业者很容易会失去奋斗的动力。

“会飘飘然,自以为是,其实已经走偏了。”王利杰认为,“一次性的大额融资,容易让公司散掉。”对于这些诱惑,企业的创始团队要有清醒的认识,戒骄戒躁。

创业没有终点,需要创业者不断地自我学习、反思、成长,才能继续从独角兽企业往百亿美金市值发展,才能实现创业的初心。

(责编:董菁、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