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时代政府“管”什么?市长今天这样解读

蓉城政事

2018年05月20日08:50  
 

5月19日,由人民网和成都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在成都举办。图为独角兽企业俱乐部成立仪式。 (人民网记者翁奇羽 摄)

新经济时代,无论是城市经济还是市场投资领域,独角兽都是热点。

发展新经济需要哪些营商环境?培育独角兽如何增强技术创新?

19日,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作为会议的重要环节,“市长会客厅”今日下午持续了约50分钟。市委副书记、市长罗强与4位独角兽企业家,就成都新经济基因、营商环境、独角兽培育等话题同台畅谈。

5月19日,2018全球独角兽企业高峰论坛“市长会客厅”现场。

01

谈新经济基因:

独角兽必须要有“一体两翼”

“发展经济要找市长,也要找市场,今天我们是市长和市场的完美结合。” 人民网《网络舆情》杂志总编辑祝华新作为主持人,把第一个问题抛给了罗强,“成都新经济的特点是什么?成都将重点发展哪些新业态?”

罗强解读了成都发展新经济的优势——

从都江堰水利工程到文翁石室,再到中国第一张纸币交子和第一张股票都诞生于成都,这说明“成都有创新基因”。

成都去年实现GDP1.39万亿,增长8.1%,电子信息、汽车、装备制造、食品加工等主导产业基础良好,这些构成了产业转型升级的基础。

成都在全国最早成立了新经济委,出台支持新经济发展政策,还打造了系列支撑平台。在生活性服务业上,成都也有非常强的优势。

几天前,成都市新经济企业梯度培育计划暨双百工程正式启动。

“互联网上有一句话,‘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这个我觉得说对了一半,飞起来后,没有翅膀要栽下来。”在罗强看来,有人才基础,才使发展新经济、培育独角兽成为可能。

“我理解独角兽必须要有‘一体两翼’。”罗强说,“一体”是指领军人才;“两翼”一是要有领先的科技应用能力,二是要有适合市场的独创的商业模式。“只有这样具有两个翅膀才能够展翅飞翔,否则光简单的飞起来是远远不够的。”

企业家们则从自身角度,谈到了成都的吸引力。

“为什么ETCP一定要到成都来?一年半以前,我们到成都小试牛刀了一下。”ETCP集团董事长谭龙说,成都是机动车保有量第二的城市,加上成都招商引资、人才吸引的政策,“我相信成都的人口、汽车数量会持续攀升,我们必须要在成都。”

医渡云联合创始人张实。(人民网记者翁奇羽 摄)

医渡云联合创始人张实表示,成都是天府之国,医疗资源丰富,希望能通过对医疗数据的集成、挖掘、利用,把成都人的幸福生活带到全中国乃至全世界。

今日头条智库执行院长袁祥表示,今日头条将内容质量中心放在成都,已经开始建设,“我们把这个重要布局放在这边,也是基于对成都的流量经济和新经济发展的充分认识。”

在嘉楠耘智董事长孔剑平看来,成都在区块链和人工智能领域人才众多,他建议成都深耕这两个板块,“成都有能力对标全球领先城市。”

02

谈营商环境:

根据新经济特点“放管服”

第二个话题是成都的营商环境。

培育和发展新经济有两个渠道,一是培育自己的企业,二是从外面招引。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要做什么?罗强表示,政府最重要的是营造环境,“放管服,放什么?能够放的尽量放,节省综合成本。”

罗强特别对新经济时代的“管”做出解读——要根据新经济特点,不能简单按照过去“管”,要出台审慎和包容性的监管,变事前划线到事中提醒和事后监管。

他以网约车进入成都举例,“不能拿原来的条法管理,为什么?新经济在成长过程中,实实在在整合了全社会资源,同时鼓励绿色低碳出行。因此成都率先出台了网约车管理意见和共享单车鼓励支持意见。”

2017年3月3日,成都市交委正式发布《成都市关于鼓励共享单车发展的试行意见》。

除此之外,成都还有科技专利先确权后转让、知识产权法庭、网络理政等领先举措。“总之就是通过放管服,实实在在地改革,来为整个新经济企业的成长和发育营造一个好的环境。”

城市营商环境的优劣,企业家的感受最为真切。

谭龙就提到了自己到成都办事的感受。“我第一次到成都来,一个上午时间见了四个相关部门负责人,我很惊讶政府效率这么高。我们在成都金牛区有两个管理的集团公司,注册落户的过程中一路绿灯。新能源公司业务开拓期间,有一次月底了,我说能不能特事特办,赶紧注册完,结果真的办到了,过程合法合规。”

听了谭龙的话,祝华新笑着透露了一个细节,“罗强是市长,也是‘群主’。罗市长建了两个群,一个叫‘蓉城纤夫’,一个叫‘蓉城挑夫’,企业有什么诉求,他会立即截屏,发给相关部门的领导干部,通过网络督促很快落实,所以成都有一个非常好的企业营商环境。”

03

谈独角兽培育:

成都待独角兽如熊猫

“商业模式创新离不开技术创新的根本,成都在技术创新、源头供给、科研体制改革、知识产权保障等领域,还有什么新思路来增强经济增长的技术含量?”第三个话题,是关于独角兽培育里的技术创新。

罗强介绍,商业模式创新方面,成都尽可能给企业提供最高效、最便宜的应用场景和模式,“成都待独角兽如熊猫,不断供给‘竹子’,前不久我们开放了政府数据平台,现在已经开放了29个部门的数据,有1560万条数据,大家都可以用。这些都是我们互联网企业最需要的东西。”

成都市公共数据开放平台

罗强说,通过这些举措,来进一步营造优良的环境,支持新经济发展,培育独角兽企业壮大。

罗强表示,新经济发展、独角兽成长中,除了商业模式创新,更应该注重另一个翅膀——一定要有科技含量,“如果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没有引领性科技项目,一些商业模式很快会被别人复制。”而成都正是通过科技成果转化排行榜、与高校共建经济圈、帮扶科技企业等模式,引导科技成果转化,帮助企业拥有核心技术。

“创新其实是两类,一种是微创新,一种是颠覆式创新。”在孔剑平看来,企业创新需要三个方面,除了团队深入产品和市场竞争,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包容的市场环境,“即使第一批大部分企业都创业失败,只要人和团队在,还是能够创造出很多新的优秀项目,成为新的独角兽。”

“听了市长的话,我特别激动,政府能想到这些,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包括确权管理,创新就没有后顾之忧,企业没有道理不创新。”张实以数据安全举例,说明了政府引导和监管的重要性,“数据企业犯错成本很高,我们投入了近8亿,一旦出了问题,所有的投入都会打水漂,所以每天不但要保持创新心态,还必须注重市场管理和管束。”

(责编:覃博雅、朱传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