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航天科工“退房”现8年长跑 旗下西安地产公司终将出售

舒曼曼

2018年06月11日08:0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央企航天科工“退房”现8年长跑 旗下西安地产公司终将出售

距离国资委出台“退房令”已经过去8年时间,如今,不少央企仍然徘徊在“退房”路上。

6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北京产权交易所了解到,中国航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陕西航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100%股权准备挂牌出让。中国航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为央企航天科工集团旗下的大型综合建筑企业,又名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第七研究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航天科工集团旗下不少房地产开发业务公司均已进行了调整,而此次转让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或将是航天科工集团彻底“退房”的标志。

标的公司出现亏损

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此前曾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央企的挂牌转让并不是由于“退房令”的效力,主要基于4种可能性,一是套现;二是理财投资;三是增加现金流,降低负债率;四是整合资源。

基于上述央企挂牌房地产资产的几种可能性,业内人士也向记者坦言,央企主动退出的一些资产包含了许多不良资产,而接盘方如何消化将成为转让时的一个问题,这也使得央企退出房地产业走得比较缓慢。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主要财务指标显示,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为3259.45万元,营业利润为0.25万元,净利润亏损0.16万元,而公司亏损额度在2018年前5月被拉大。截至2018年5月31日,该公司营收为负1292.38万元,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均为负753.25万元,负债总计约2.96亿元。

对于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的亏损原因以及资产情况,记者致电航天科工集团新闻发言人电话,但截至发稿未能接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公开资料查询,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在西安先后开发了包括“航天新城”综合项目、“曲江·航天御苑”别墅和航天常青苑在内的楼盘。其中,航天新城占地约57亩,规划总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是集高层住宅、星级酒店、幼儿园、办公楼和沿街商业于一体的综合性项目。

此外,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旗下有两子公司西安江河置业有限公司和陕西益源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两子公司的工商信息均显示已被注销。据搜狐焦点信息显示,西安江河置业有限公司旗下开发楼盘航天常青苑于2016年8月售罄,剩余8套左右房源于2017年5月最终清盘。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认为,航天科工此次出售房地产公司有利于其聚焦主业,也是防止受房地产业务业绩不达预期的拖累。此外,标的公司亏损本身也是其加快转让的原因,而转让项目背后会面临一些不良资产运作的问题,接盘房企更需要谨慎防范该类项目面临的困难或障碍。

八年“退房”长跑

实际上,央企“退房令”始于2010年3月。彼时,国资委宣布除16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外,78家不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在完成企业自有土地开发和已实施项目等阶段性工作后要退出房地产业务。航天科工集团并不在16家央企名单之中。

据《中国房地产报》2012年3月刊发的报道,航天科工集团上报国资委的有7家二三级房地产公司名单,分别为北京航天海鹰房地产开发公司、内蒙古新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海宇航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华航置业有限责任公司、武汉三江航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武汉三江航天兴隆投资有限公司和深圳航天地产发展有限公司。

截至目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工商信息发现,上述7家房地产公司已陆续进行了调整。其中,北京航天海鹰房地产公司于2010年9月更名为北京海鹰飞航科技发展公司,目前工商信息显示为已注销状态。同样被注销的还有武汉三江航天兴隆投资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武汉三江航天房地产为航天科工集团上报的7家房地产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一家。2015年4月,武汉三江航天房地产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以16.07亿元标价出售67.08%股权,2015年5月28日,恒大集团成功摘牌,并另外受让15亿元债务,以总计31亿元代价收购了武汉三江航天房地产部分股权。

彼时,武汉三江航天房地产的出售被视为航天科工集团全面退出房地产市场。

记者查阅中国航天建设集团官网公布的组织结构发现,其房地产业务公司目前只剩下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华航置业有限公司和贵州航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华航置业与贵州航天房地产已完成更名和经营业务变更。

此次出售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是否意味着航天科工集团彻底“退房”?《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致电航天科工集团新闻发言人电话,但截至发稿电话未能接通。

不可否认的是,航天科工集团长达8年的“退房”长跑背后也折射出央企退房难的现实问题。

严跃进分析称,央企“退房”本身面临不少压力,由于企业背后拥有许多待开发项目和土地,一般房地产开发周期为3至5年,本身开发周期比较长,再加上部分持有型物业如何寻找合适的接盘方等问题,整体剥离会非常困难。

(责编:董菁、朱传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