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机关受理调查杭州“和仙谷”:公司遇到困难 数千会员惊慌

黄伟芬 张蓉

2018年07月09日10:29  来源:钱江晚报
 

7月4日开始,冷清了近一个月的“我家的耕地”文晖路店又热闹起来。

这个位于地下一层的社区店,货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种商品,主要是粮油米面、杂粮干货。很多六七十岁的老人进进出出,他们的购物袋、购物车里装着选好的米、面条、香菇等物品。

这些老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从2015年开始,他们先后成为杭州“和仙谷”农庄的会员。

要成为“和仙谷”的会员很简单,投资1万元,期限18个月,到期返还本金,其间每个月有555个会员积分,用这些积分可以在农庄的各个社区店换购农副产品。

然而,上个月的一纸公告把会员们推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公告称,暂停支付到期的本金和利息;暂停积分消费;公司遇到困难了……

“和仙谷”究竟怎么了?投资的钱还能不能回本?大家都不清楚。

》》》》 老人恐慌

不敢和儿子说钱没了

家住三塘附近的楼大伯也赶来这家社区店,提着两袋面条和一小罐腐乳的他很无奈。

楼大伯的钱原本上个月就该兑付,“这个钱是准备给儿子买房用的,现在都不敢和他说钱没了。”楼大伯说,他和老伴的钱都是平时省下来的,对于“延期”他很茫然,“是不是这钱就打水漂了?”

像楼大伯这样的会员有几千人。除了成为“我家的耕地”会员,通过“和仙谷”这个平台,还有多种投资方式:可以投资小木屋,投资5万元,1万积分可以抵2万元;可以投资超市,3万元一股,每个月超市10%的营业额给股东分红;高回报的理财项目……

“总有一个坑适合你。”丁女士事后是这么总结的,她家总共投了十几万元。自己、老公、婆婆都办了“我家的耕地”会员,投资了两个小木屋,还把这些项目介绍给亲朋好友。刚得知要延期兑付这个消息时,她懵了。

“这个经过我同意了吗?到期了把本金和利息还给我,不是应该的吗?为什么说延期就延期?”丁女士说,她除了担心自己的钱要不回来,还承受着亲朋好友的压力,“当初是我介绍给他们的,我也去实地考察过,觉得有农庄有店面,老板人也很好,就很相信。”

类似丁女士这样的投资者还有很多,有些甚至投的钱比她还要多。住在半山的张先生告诉钱报记者,他们家投了43万元,他哥哥投了37万元,老婆的小姐妹投了28万元,小姐妹的女儿投了9万元……

一串串数字的背后,是深深的无奈,“我觉得这钱很有可能就拿不回来了,但是老板也没跑路,又在动员会员自救。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张先生说。

》》》》 记者探营

“和仙谷”农庄一片萧条

“和仙谷”农庄究竟出了什么事?7月5日,钱报记者前往这家传说中的生态农庄。

沿着320国道一直往富阳的方向行驶,在道冠山隧道口附近,记者远远地看到一块直立的石碑,上面“和仙谷”三个大字格外显眼,路口还有两只石狮驻守。

可走进去,眼前却是破败不堪:三面环山的这片区域杂草丛生,只能看到零零散散的几座木屋和一片房车露营地,显得很萧条。

穿过一条泥泞的小路,记者找到了这里的办公区域。这是一幢二层小楼,二楼办公,一楼是接待游客的餐厅。正值中午时分,餐厅内只有三个工作人员。

餐饮服务部的负责人喻小姐说,以前很多客人过来吃饭的,但从6月初开始就没人了,“我们餐饮部之前有10个人,一大半员工走了,我们的工资也有两个月没发了。”

喻小姐想过辞职,可是自己在“和仙谷”也投资了4万元,想想还是留下放心。

对于“和仙谷”的资金断裂,喻小姐觉得很突然,“5月份我们还运营得好好的,这里种菜、建房都挺热闹的。那时候还有不少人成为会员,投资80万元到100万元的都有。谁能想到,转眼到6月初就出事了。”

该农庄的运营管理负责人杨先生透露,“和仙谷”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据他了解,现有负债2.2亿元,整个农庄的运营停了。

问题出在哪呢?杨先生说是因为“爱福家”老板跑路而殃及池鱼,“‘和仙谷’有六七千名会员,其中很多也同时是‘爱福家’的会员。这些人听说那边出事了对我们也没信心了,就不肯续签合同。从4月份开始,陆续就有会员来收回本金。”

杨先生说,这就相当于只有人取钱、没有人存钱,“很多会员开始用手上全部的积分抢购公司产品,公司的损耗越来越严重,只能先暂停积分消费。”

》》》》 公司自救

负责人承认资金链断裂

事情到这里,大家最关心的就是本金能不能拿回来。

记者试图联系负责人汪先生,不过电话一直没人接听。通过短信,他对“和仙谷”的现状给出了一个简短的回复:“公司资金链断裂,在努力想办法补救,在外面对接合作者,不方便(接受采访)”。

公司成立于2015年,经营范围涵盖农业技术开发、生态农业观光、垂钓服务、住宿服务等。而资金链的断裂,汪先生在召集股东开会的时曾透露部分原因是“投资失误”。

这一说法,我们也从杨先生那里得到了证实。“本金现在是没办法归还的。不过,农庄负责人通过融资、招商投资等各种渠道积极挽救,比如引进养老项目等,使农庄运营逐步恢复。如果有会员的合同到期,可以续签六个月,到时公司会通过项目方的盈利收购现有会员的股份。”

但是,究竟什么时候能恢复正常?新项目是否能盈利?杨先生说,“没人敢保证”。

》》》》 会员分歧

有人选择自救,有人选择报警

会员的意见也分成了几派。

一部分人愿意相信“和仙谷”能够挺过这个难关,大家组成自救互助会,比如在文辉路社区店协助上货的几位阿姨,“我们也是投资者,希望能够好起来。这个店先开起来,其他的慢慢再说。”

另一拨人则认为,会员合同到期,在“和仙谷”还不出钱的情况下,“和仙谷”作为欠债方应该给会员写欠条,承诺并兑现还钱日期。

还有一部分人则选择报警。记者从富阳区公安机关获悉,目前公安机关已受理调查。

对于“和仙谷”目前资金断裂的情况,富春街道办事处汤主任表示此前并不知情,但街道会高度重视,尽快向富阳区有关部门进行汇报,并配合做好调查工作。

7月5日,记者离开文晖路上这家社区店的时候,热闹了一早上的人潮已经退去。

日头越来越高,天气越来越热,站在路口老人们的心却有些凉。他们不知道,投出去的钱等几个月是不是真的能回来。他们只能一遍遍说:“千万不要继续往里面投钱了。”

(责编:覃博雅、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