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吉利减持戴姆勒一半股份 都是“领子期权”惹的祸?

2019年01月16日08:24  来源:中国经济网
 

  针对第一条假消息,吉利方面回应称,没有减持计划,所持有的戴姆勒股份不变。

  针对第二条假消息,吉利方面表示,该消息误读了“领子期权”的含义。“领子期权”交易策略本质上是一种保护性期权的叠加,而不是“加杠杆”。有人主观认为,吉利买入看涨期权、卖出看跌期权,并根据这样一个“领子组合”推导出戴姆勒大幅下跌导致期权爆仓的结论。实际情况刚好相反,吉利买入的是看跌期权,卖出的是看涨期权。这意味着,股票涨时吉利会与高盛分享收益,股票跌时双方也会共担风险,因而总体上盈亏不会太大。

  这两天,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又上“头条”了。不过,原因不是在车市寒冬中的销量逆势大增、再创新高,而是彭博社1月11日发布的一条消息,“吉利减持所持有戴姆勒一半股份”。

  针对这则报道,吉利第一时间发表声明称:“作为戴姆勒股份有限公司的长期战略投资者和单一最大股东,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没有减持戴姆勒股份的计划,所持有的戴姆勒股份不变。”

  同时,吉利还指出自媒体“王雅媛港股圈”根据该不实消息撰写的《2019第一个黑天鹅——被投行忽悠高位接盘的吉利要爆仓了?》文章,对“领子期权”(collar option)金融工具的阐述存在常识性错误。

  那么真实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事情还得从一年前吉利收购戴姆勒股份说起。

  2018年2月24日,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吉利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已通过旗下海外企业主体收购戴姆勒股份公司9.69%具有表决权的股份,成为戴姆勒单一最大股东。

  此前,吉利在香港设立了一家名为Tenaciou3 Prospect Investment Ltd的公司,该公司与美银美林集团和摩根士丹利达成投资咨询协议。Tenaciou3通过抵押贷款从兴业银行香港分行借入16.7亿欧元,并用这笔资金及自有资金在二级市场上逐步购入戴姆勒股票,同时美银美林集团和摩根士丹利也为Tenaciou3代持戴姆勒股权。

  2018年12月份,德国金融监管局宣布结束对吉利并购戴姆勒股份案的调查。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公开表示,欢迎吉利作为长期战略投资者,“吉利成为戴姆勒长期投资人表明其对于戴姆勒战略和未来发展方向的支持与肯定”。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在此次交易过程中,吉利和高盛使用了“领子期权”交易策略。

  所谓“领子期权”是指购买者通过购买一个特别商定利率的帽子期权,同时又以较低的商定利率卖出一份地面期权,以此缩小利率波动范围,控制风险。一德期货有限公司期权部总经理周猛进一步解释称,“领子期权”交易策略本质上是一种保护性期权的叠加,相当于期货套保。“比如,你手中有1万吨现货铜,结果现货跌了赔了钱;但因你同时又做空期货赚了钱,两相对冲,赔赚都不大。”而且,“领子期权”交易还有最大盈利上限和最大亏损下限,这意味着交易的收益和损失都被限定在一个区间内,就好像领口或领结把人的脖子固定在一定范围。换句话说,这并不是社会上部分人认为的“加杠杆”行为。

  “其实,我们集团收购戴姆勒股份过程中使用的是一种低风险、中等收益的期权组合策略,能够帮助长期看好并持有股票的战略投资者有效控制无限下行风险。”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杨学良回应记者时表示,该策略相比于杠杆收购更为安全。

  然而,从2018年2月份的70欧元高位至最近的48欧元附近,戴姆勒股份公司股价的大幅下跌还是加重了不少人对吉利投资亏损甚至“爆仓”的担忧。

  “网上流传的那篇自媒体文章主观地认为,吉利买入看涨期权、卖出看跌期权,并根据这样一个‘领子组合’推导出戴姆勒大幅下跌导致期权爆仓的结论。”但实际情况刚好相反。周猛说,吉利手中持有戴姆勒股份,买入看跌期权,卖出看涨期权。“股票涨时,吉利要给高盛钱;股票跌时,高盛要给吉利钱,这相当于吉利与高盛互相投保,总体上盈亏不会太大,毕竟在签订协议时双方还有上下限约束。”

  吉利控股集团董事、常务副总裁兼CFO李东辉坦言,“当初在‘领子期权’模式的构建中,我们和境外投资银行已经有过严密测算,即便戴姆勒出现股价波动,对吉利来说风险也不大”。

  事实上,通过“领子期权”这种控制风险的策略入股戴姆勒,是符合吉利发展逻辑的。“在完成入股之初,我们就曾多次表态,对戴姆勒的投资是长期战略性投资。”杨学良告诉记者,股票收益仅是投资目的之一,更重要的是双方如何在接下来的发展中寻求更为深远的合作。

  “单打独斗没有未来。”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表示,吉利控股集团愿意与包括戴姆勒公司在内的所有优秀企业协同发展,在依法合规、公平透明,兼顾各合作方利益的前提下,寻求更广泛的合作机会,共同推进全球汽车产业变革。

  谣言止于智者。“此次个别媒体的误读,但愿只是作者金融知识的欠缺和表达不够严谨引起的,而不是个别人对中国自主品牌领军企业‘别有用心’的打压行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表示,虽然2018年中国车市经历了28年以来首次负增长,但全行业自主创新空前加强。同期,吉利汽车全年累计销量达150.0838万辆,同比增长约20.3%,位居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第一。更值得关注的是,吉利还做到了轿车与SUV的均衡发展,这无疑增加了其“抗寒”能力。

  至于为何只将2019年销量目标定为151万辆,吉利汽车集团副总裁林杰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正从高速度增长阶段迈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百万辆基盘之上,进一步提升企业运营质量远比一味追求增长速度更为迫切,“跑得稳比跑得快更重要”。(记者 杨忠阳)

(责编:勾雅文、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