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粉圈文化”渐成青少年“毒药”

2019年07月19日08:27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你是我的《南京条约》,是我沦陷的开始……”中国近代史上的种种屈辱,近日被一些人拿来“作梗”,向明星表达所谓的喜爱之情。如此调侃历史的行为,引来舆论声讨。受访专家认为,漠视甚至亵渎国难国耻,罔顾良知,毫无底线地吹捧和维护明星形象,是畸形“粉圈文化”蔓延的体现,亟须从法律和教育两方面进行规制。

  “国耻追星”引发网民强烈愤慨

  “你是我的《南京条约》,是我沦陷的开始”;“你是我的洋务运动,轰轰烈烈但又一败涂地”;“你是我的九国公约,其特点:以最温柔的理由做最残忍的事”……

  近期,《南京条约》《马关条约》《辛丑条约》及“五四运动”等中国近现代史上的血泪屈辱史或历史大事件,被一些粉丝以固定句式“作梗表白”各自的流量明星,以示对偶像“深沉的爱恋”。对此,网民纷纷表示“荒唐”“无知”,认为此种拿国难国耻开玩笑,花式吹捧明星的做法让人深恶痛绝,呼吁相关部门尽快处理。

  有网民主动抵制个别粉丝“耻辱有多深,沦陷有多深,自己对‘爱豆’的爱就有多深”的言论,跟帖表示“近代中国饱受列强欺凌,人民遭受了多少苦难,这是不能忘却的伤痛”“追星当有底线,言行当有敬畏,消费国耻家恨,是蠢更是坏”。

  新浪微博在7月11日晚查明,此类内容来源于“键盘66”输入法App。该App能够预置数量众多的明星文案,便于使用者复制,带有“南京条约”等的违规内容即出自此类预置文案。新浪微博目前已采取紧急措施并把情况上报主管部门。

  近年来,明星拿国难当梗、粉丝借国耻追星的事例屡见不鲜。今年5月,相声演员张云雷在相声里编排出“大姐嫁唐山,二姐嫁汶川,三姐嫁玉树,三个姐姐多有造化,都是幸存者”的包袱,调侃同胞苦难,引发观众和网民的批评抵制。今年4月,演员赵立新在微博上发表“侵华日军没有火烧故宫,不符合侵略者本性”等不当言论,也引来舆论声讨。

  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认为,从对待国耻国难的态度上,暴露出不少明星、粉丝的无知无畏。“明星团队、粉丝团等不惜花费大量时间和金钱制造话题添热度、带流量、造人气,表面狂热之下难掩人文底蕴缺失、家国情怀贫瘠的本质,对青年一代精神世界塑造带来了负面影响。”

  畸形“粉圈文化”渐成青少年“毒药”

  “国耻追星”之所以出现,最直接原因在于对相关App的监管不严。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陈建军表示,在粉丝经济大行其道的背景下,某些App开发者金钱至上、缺乏敬畏心,预置的违规内容助推了不良示范的扩大,必须及时查处,追究相关责任,以儆效尤。

  受访专家认为,当前,与粉丝经济相伴而生的“粉圈文化”在部分青少年群体中有广泛影响力。“粉圈”即由某个流量明星粉丝组成的小圈子。在“圈内人”看来,偶像浑身是优点,也不容他人对偶像错误言行的指责。例如,在张云雷事件中,尽管当事人公开道歉并承诺谨言慎行,但粉丝却整齐划一地表示理解,甚至以“矫情”“道德绑架”为由反驳灾区受害者和网民,为维护偶像形象甘愿颠倒黑白、漠视国难。

  自诩为某明星“脑残粉”的高中生小许告诉记者,明星经纪公司通常会拖住一批有动员能力的“粉丝头目”,借助他们不断扩大粉圈,并使圈里粉丝们把追星变成每日必做的工作,自觉花钱应援明星,不惜代价为明星站台等。“做得最多的事,是有组织地为偶像刷流量、冲销量,发现对偶像不利的言论进行控评。”关于怎么看待把国耻国难编成段子这样的行为,小许说,“知道是国耻,不会主动去编这些,但也不觉得戏谑一下会非常不妥。”

  教育界人士也从中反思德育教育的不足。杭州市风华中学校长杨水生表示,事件中涉及的《南京条约》、“五四运动”等都是高中历史课的重点,学生们对这段屈辱史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转发。但他们可能觉得这只是互联网语境中的创新表达,不知道创作网络段子也是有法律道德底线的。“这也提醒我们,中学德育教育要结合当下的网络文化、法治底线来重点引导。”

  “有不少学生在思想上仅仅把国难当成历史课本上的一段文字,不觉得用它来编段子伤害了谁的感情。”东部地区某高中思政课教师表示,当前在一些中学,德育教育特别是理科班的思政课还缺乏应有的重视。在分数竞争之下,从校领导到教师都没有在学生精神世界塑造、价值观引导上花太多精力,除非有家长来反映孩子追星影响学业了,学校才可能会主动介入。

  用法律和教育为追星“划底线”

  受访专家指出,“追星”是青少年难以消除的文化娱乐诉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和粉丝经济推动下,“追星”的形式也必然不断创新。关键在于给予正确价值观引导,帮助青少年认识到,精神需要成长,对偶像的言行要学会辨析,追星行为不可越界等。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章友德表示,考虑到当代粉丝群体低龄化特点,必须加强网络技术管理,不断完善网络信息传播和互动规则;有关部门要以明星经纪公司为监管重点,谨防其以各种方式支持“粉圈文化”,对经纪公司、粉丝群体危害网络和社会公共安全,冲击主流价值观的违法行径要依法及时处置。此外,要持续整顿娱乐圈不良习气,促进演艺明星树立正面形象,自觉弘扬正能量。

  《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已于2018年5月起施行,使惩戒否定革命先烈、污蔑英雄人物等行为有了明确法律依据。文军建议,一方面要继续鼓励和支持开展对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的研究,把中华民族共同的历史记忆写进法律;另一方面,对于各种历史虚无主义言论要拿起法律武器,以法律教导广大青少年、网民明辨是非,明确网络娱乐的尺度和边界。

  今年4月,杭州市风华中学专门开展了有关“追星”的主题班会。最后师生达成共识:追星应该从中获得正能量;追星要适度,且无论网上网下都要以法律为底线;追星应“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人品是最重要的。该校还在日常教育中鼓励学生发现历史人物、科学家、医生、消防员乃至身边普通人身上的“明星特质”,引导树立积极价值观。

  杨水生认为,学校必须重视“集体主义”教育,强调大义多于私利,共赢大于竞争。要站在国家和民族层面,倡导和探索新时代集体主义教育的有效路径。

  还有受访校长和教师建议,可强化和扩大国家公祭活动,实现对全民的“普史”教育,深化民族共同历史记忆;可加快推出更多关于民族历史的文艺精品,包括教材教辅、文史读物、文艺作品等,进一步深化青年学生对历史的全面认知。(记者 吴振东 俞菀 许东远 综合报道)

(责编:车柯蒙、付长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