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家外资支付机构入境 能否搅动移动支付“双雄”成焦点

2019年10月14日08:17  来源:新快报
 

多年来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的美国支付巨头PayPal终于打开了中国市场的大门。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国付宝股权变更申请,PayPal通过旗下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成为国付宝实际控制人并进入中国支付服务市场。这意味着,PayPal成为首家进入我国内地市场的外资支付机构。不少业内人士表示,PayPal进入中国后并不会在国内市场与支付宝、财付通“短兵相接”,或将结合其国际支付优势发力跨境支付。

时机对!

历经14年PayPal再次进入中国

多年来,支付牌照是Paypal进入中国市场最大的拦路虎。从2005年开始,PayPal就尝试进入中国市场,直到近日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借道”入华,历经14年的时间。

早在2005年,彼时在线支付刚刚兴起。Paypal开始推出了贝宝中国网站,提供在线支付服务,模式类似于支付宝,而此时支付宝也才刚刚成立几个月。不过,贝宝在中国只可以开展人民币在线支付业务,与PayPal的全球业务并不互通,有业内人士称当时的贝宝是“阉割版的PayPal”。此后,监管对于在线人民币支付业务实行准入机制,贝宝也停掉了在线人民币业务。

但是这并没打消其对于进入中国市场的热情。2011年底,PayPal向中国人民银行递交了支付牌照申请。在2012年3月,PayPal一度传出有希望成为中国首家获得电子支付牌照外国企业的消息。而当时,对于外资背景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央行在牌照的发放上意见并不明朗。

从去年开始,随着金融对外开放步伐加快,支付机构准入也向外资敞开大门。去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就明确了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条件和监管要求,通过对内资、外资同等对待的方式,为外资支付机构进入中国市场打开大门。随后外资入局境内支付市场的消息不断,但一直未果。如英国跨境支付公司万里汇(World First)于去年5月份向央行提交了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不过今年1月,万里汇却向央行正式提交撤回《支付业务许可证》申请。2月份,蚂蚁金服官宣收购万里汇并已完成所有权变更,其成为了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

“PayPal获批进入中国境内市场的外资支付机构,是众望所归。”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此次PayPal正式进入中国境内支付服务市场,有助于培育创新驱动的竞争新优势,进一步优化支付产业结构。同时,有利于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提升支付机构和支付产业的服务水平。

有业内人士称,PayPal进入中国市场并不会是个案,未来将有更多外资支付机构进入。尤其是中国的支付市场潜力和规模让不少外资机构“垂涎”。据易观发布了最新数据报告,2019年Q1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47.7万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0.96%。如传闻美国的外资支付公司Payoneer也正在努力谋求跨境人民币在线支付牌照。据业内人士透露,还有很多外资支付公司正在排队等待。该人士称,是否能够顺利获取仍然取决于中国金融服务行业的开放程度以及在PayPal获得牌照后的业务对中国金融支付行业所带来的具体影响。

短期内难以撼动国内移动支付“双雄”

作为全球领先的支付机构,PayPal进入中国后仍面临很大挑战。目前国内支付宝和财付通已经形成了双寡头垄断的格局。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财付通(包括微信支付和手机QQ钱包)和支付宝的用户渗透率分别为86.4%和70.9%,两巨头均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共同渗透率已达到93.3%。因此,不少业内人士均表示,两者已经构建了封闭的生态系统,短期内地位难以撼动。

拿到牌照后,PayPal进入中国市场的一个难题就是能否克服水土不服?首先从模式上来看,两者有着天壤之别,信用卡行业研究专家董峥指出,支付宝和财付通作为互联网支付模式的成功案例,但并不完全以支付本身来盈利,最早期借助支付工具形成了资金池就可以沉淀大量的备付金,再通过类似余额宝、花呗等产品实现盈利。“由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形成了强大的用户习惯和广泛的消费场景,国内的商业银行即便再不愿意将宝贵的账户资源对外开放,也不得不接受用户的倒逼而与之合作。”他认为,这样的商业模式在欧美国家的银行很难行得通,它们不会向第三方支付机构开放自己的账户资源。

不仅如此,从费率上来看,外资支付机构也没有胜算。董希淼表示,国内支付机构的费率仅为5‰左右,远远低于国际上1.5%—2%的收费水平。

一方面面临着的是中国支付市场一片蓬勃发展的前景,另一方面也面临着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因此,面对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双寡头垄断的格局,PayPal选择何种方式进行市场推广也成为业界关注焦点。“面对中国的用户,是否采取‘红包激励‘的市场推广模式?是否采用中国市场普遍的’快捷支付‘模式?国内银行能否友好支持?界面能否符合中国用户习惯?”董峥表示,上述问题都会在一定程度上都制约PayPal在中国的发展。

此外,外资支付机构对中国监管制度、文化的适应也需要时间,在中国的团队本土化能力也成为关键。亚马逊、谷歌等知名企业退出中国业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水土不服,不了解国情。这些公司的决策权都在总部,中国团队的营销和方案都需要总部批准,直接延误了发展时机。

跨境支付极有可能成为其发力重点

进入中国市场的PayPal很难与两位“霸主”短兵相接,而跨境支付极有可能成为其发力重点。董峥表示,PayPal的优势是在跨境支付方面,进入中国应该是一种“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手段,补齐自身在国际支付市场中的一块短板。

目前,支付宝、财付通的跨境支付服务多为中国甚至是华人用户,而对于海外当地用户的开发进程缓慢。对于国际市场而言,PayPal比支付宝这样的国内支付平台拥有更多的优势。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首先是货币环境的优势,PayPal一出生就是在依靠全球通用货币“美元”长大的,支付场景不会受到地域限制;其次是文化习俗上的差异,PayPal非常适用于发达国家人们的消费习惯,他们热衷于信用卡,而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支付方式,它的产生是源自社会信用的缺失,所以支付宝的发展也将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

此外,PayPal的业务覆盖面广、用户基数庞大,也成为发力跨境业务的优势之一。PayPal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2.86亿活跃支付账户,支持全球100多种货币交易,2019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净营收为43.0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8.57亿美元增长12%。

除了C端用户,PayPal的发力重点或将偏重于B端。资料显示,国付宝主要面向电子商务、跨境商贸、航空旅游等行业企业提供支付产品及行业配套解决方案。也就是说,国付宝的优势在于B端。

从这个角度来看,PayPal可能利用跨境市场“曲线突围”,利用自身国际市场的优势先吸引中国跨境电商的用户资源,并且有望通过B2B2C的模式,整合中国及海外商户,再切入C端市场。据PayPal中国的市场调查资料显示,在过去B2B业务基础上,PayPal将最大程度挖掘跨境电商市场的巨大潜在商机,针对为中国商户正式推出的B2B2C跨境电商解决方案。(许莉芸/文)

(责编:车柯蒙、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