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小微企业利用互联网平台纾困解难

记者 李文哲 郑州报道

2020年04月23日08:43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多地小微企业利用互联网平台纾困解难

  新冠肺炎疫情令包括个体工商户在内的小微企业受到较大冲击,不少小微企业面临现金流断裂风险。记者了解到,目前,多地小微企业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平台进行融资解困和技术提升,特别是依靠阿里巴巴集团的大数据分析和机器学习技术,缓解了一些资金短缺难题,带动了灵活就业。

  数字金融缓解商户资金短缺

  复工以来,坐标郑州的淘宝店主刘大业称自己“不是在搬货进出仓库,就是在去仓库搬货的路上”。“有些仓库快递员没法进去发货,所以就一直在搬。发货不顺,物流时效没保障,回款周期延长,造成现金流压力特别大。”刘大业说。

  据刘大业介绍,他主要卖的是电子产品。疫情之下,上游厂家只恢复了部分生产,产品的进货周期长;下游的物流时效很难保障,导致消费者收到货品的时间延长,平时消费者从下单到确认收货的周期大约是7天,如今需要10至15天。

  “电子产品的消费群体多是年轻人,疫情也影响了部分人的收入,部分客户甚至为了能延迟一个月还花呗,专门延长收货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维持日常的销售额,需要准备比平时多一倍的流动资金来支撑运营。”刘大业说。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包括个体工商户在内的小微企业受到较大冲击。在业务大幅减少甚至停顿的同时,还得继续承担包括人工、租金和利息等开支,不少小微企业面临现金流断裂风险。

  2月10日,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联合推出六大方面20项特殊措施,对所有天猫商家免去2020年上半年的平台服务年费;对所有淘宝、天猫商家免收网店装修工具费用;菜鸟对2020年3月31日前新入仓商家减免2个月仓租;全国口碑商户免除商品佣金至2月29日,武汉口碑商户至3月31日。

  进入3月,网商银行又和淘宝联合发起倡议,呼吁全社会缩短中小企业账期,不截流不拖欠,保护他们的资金链;与此同时,网商银行垫资500亿至1000亿元,和淘宝一起,首先践行“0账期”,商家发货后秒速回款无须等待确认收货。

  “‘0账期’的优惠,让我的账期一下子从7至15天变成了即时到账,再不用过多担心现金流的问题。”刘大业说,更重要的是这项服务完全免费,一个月自己仅融资费用就可以节省数千元。

  “网商银行独创的‘310’贷款模式是这些举措可以迅速落地的基础。”据蚂蚁金服CEO胡晓明介绍,基于长期积累的风控技术能力,包括10万项以上的指标体系、100多个预测模型和3000多种风控策略,确保了小微企业和经营者不用担保和抵押,凭借信用就能进行贷款,并将网商银行的不良率控制在1.5%左右。

  新业态新岗位带动灵活就业

  兜里只剩几百块钱的河南“90后”魏留明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支付宝上找到工作,“我在支付宝的‘快马找工’小程序上看到了工作机会,薪酬、工厂情况等信息一目了然。联系以后有专人给我对接,3月10日给安排了富士康的面试,3月12日我就上岗了,成为一名日薪结算的检测员。”

  据了解,和魏留明一样,疫情期间约164万人通过互联网平台支付宝实现了灵活就业,其中90%为疫情中受损最严重的服务业岗位,其中不乏人工智能训练师、网约配送员等新职业及各种兼职。

  “支付宝小程序是我们主要的获客渠道。”在快马找工蓝领招聘经纪人主管崔晶晶看来,除了流量大,支付宝用户实名制登记、健康码以及平台上第三方提供的行动轨迹查询功能形成了服务闭环,大大降低了招聘的核验及运营成本。

  据介绍,疫情期间,支付宝新增25万个小程序,带动了75万个小程序开发和运营岗位。在河南、陕西、贵州等地,不少滞留农民工则就地做起了支付宝人工智能训练师,为数据打标,以便让人工智能“更聪明”。这份月收入3000元至6000元的工作,让不少农民工决定留在当地就业。

  随着无接触服务需求爆发,支付宝数字生活平台通过饿了么招募14.2万名骑手,为1万多人提供了共享用工岗位,许多因疫情赋闲的餐馆服务员、厨师被“共享”到线下商超,做起了外卖拣货员。值得一提的是,饿了么还针对贫困县定向招募2万名骑手,并提供了面点师、送餐员等约10万个服务业新岗位。

  据阿里巴巴集团有关负责人介绍,灵活就业岗位不等于“临时工”,也并非低收入岗位。数据显示,阿里巴巴培训并上岗的10万名人工智能训练师,平均年薪涨幅超50%。在部分三线以下城市,饿了么骑手的收入也高于当地平均水平。

  平台经济精准服务小微企业

  近日,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依据支付宝线下二维码支付的数据测算显示,全国个体经营户2018年的营业额为13.1万亿元,相当于这一年全国社会零售总额的34.4%。运用大数据掌握充分信息,有利于克服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打通金融支持中小微企业的“最后一公里”。

  “数字技术支持融资决策使得金融机构能够大规模地服务过去很难被传统金融覆盖的中小微企业,是一个世界水平的普惠金融创新。同时,大科技平台发挥长尾效应的优势,链接数以亿计的企业与个人,有助于政府部门与金融机构摸清中小微企业的状况,并实时了解它们的变化。”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说。

  在黄益平看来,传统金融方式把资金输送到小微企业并不容易。一是获客难,小微企业规模小、数据少、地理位置分散,金融机构对这些企业了解不多。二是风控难,传统银行的风控模型要看历史数据、抵押资产等,一些小微企业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数字技术的发展为解决这两大难题提供了新的思路。

  不仅仅是金融服务。3月10日,2020年支付宝合作伙伴大会在线上举办。当天,支付宝宣布进行升级——从金融支付平台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从“支付就用支付宝”到“生活好支付宝”,致力于推动服务业的数字化,预计不少小微企业也将从中获益。

  3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加大对“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支持力度,发展数字经济新业态,催生新岗位新职业,同时支持发展共享用工,为灵活就业者提供就业服务。

  业内人士表示,此次疫情中,凸显了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平台的作用。它们不但加速了中国服务业的全面数字化,也用新业态创造了大量的灵活就业岗位,成为中国稳就业、灵活就业的一种新引擎。

(责编:邢郑、初梓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