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致富忙  法治添保障

2020年05月07日08:4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安阳镇田园风光。
  高东风摄(人民视觉)

  游客在贵州玉屏侗族自治县瓮阳村樱桃产业园采摘。
  胡攀学摄(人民视觉)

  甘肃静宁县南门村的果农在苹果园里疏花。
  王 毅摄(人民视觉)

  湖南蓝山县塔峰镇茶农在茶园采摘春茶。
  梁 利摄(人民视觉)

  产业发展是脱贫攻坚的关键。在产业扶贫过程中,明确赋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特别法人地位,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消除身份尴尬、充分融入市场提供了法律依据;法律服务深入乡村,针对土地流转、商标权保护等问题,提供专业的法律建议……法治为产业发展提供了坚实保障、营造了良好环境。

  用法治规范抓脱贫,用法治方法促脱贫,不断筑牢脱贫攻坚的法治保障,让脱贫攻坚工作始终在法治轨道上运行。 

  ——编 者

  

  一张“身份证”

  引资兴业奔小康

  本报记者 倪 弋

  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安溪畲族乡安溪村的一处雪梨园内,梨花盛开如雪。“可算给盼来了!有了这个项目,我们‘云和雪梨’的名头肯定越来越响。”让安溪村党总支书记洪广平如此高兴的是,“千亩雪梨基地”农旅融合项目终于启动了土地流转工作,这项占地1400余亩、总投资1.5亿元的项目将成为村里脱贫致富的新门路。

  安溪畲族乡是云和雪梨的主产区,全乡种植雪梨2000多亩,是当地主导产业之一。但多年来,当地梨农“各自为战”的现象比较普遍,难以形成产业集聚和规模效应。

  2014年,洪广平带领村民成立了安溪村(原上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合作社实行独立核算、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民主管理,将量化到村民个人的集体资产(资源)股权作为享受集体经济收益分配的依据,但所有权仍属村集体所有。

  这样一改革,大大提升了村里雪梨产业的集约化、专业化程度。同时,股东们还能以股权证为抵押,通过村股份经济合作社和县担保公司共同担保,申请办理股权抵押贷款。小小一张“股权证”竟然能换来真金白银,有想法、有能力的村民们纷纷加入。一时间,村里种植规模扩大了,村民们的收入也水涨船高。

  日子越过越美,不过合作社的发展也渐渐遇到了瓶颈。“我们的股份经济合作社到底是什么性质?要不要去登记?以什么身份搞经营?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洪广平说,他曾经联系过好几家企业前来投资参股,都谈到签合同阶段了,可对方一看是合作社,闹不明白算不算法人,签的合同有没有法律效力,很快就打了退堂鼓。

  “不只是签合同,我们去缴税,人家说只能列为‘其他类’,连发票都开不了。说到底,就是没有‘身份证’,市场不认。”洪广平说。这件烦心事,洪广平解决不了,但转机很快就来了。

  2017年10月1日正式施行的民法总则明确赋予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特别法人地位,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消除身份尴尬提供了法律依据。2018年11月,全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赋码管理系统上线启用,登记赋码及换证工作正式展开。2019年6月,洪广平终于领到了期盼已久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证”。

  “有了这张‘身份证’,合作社就能对外办理账户、签订合同、开发票了。”洪广平说,这张N打头代码的证书打通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在市场、税务、金融等多个部门间的身份认同,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平等参与市场竞争扫清了障碍。

  “法治的不断完善让农民干事创业的劲头更足,保障更有力了。”安溪畲族乡党委书记何子儋说,如今的安溪乡,各村都在引资兴业、投资创业,走出了一条产业振兴奔小康的特色之路。

   

  一纸合同书

  村民日子更红火

  本报记者 李 纵

  前不久,广西桂平市社坡镇金福村第一书记杨波和村干部到贫困户家慰问,来到建档立卡贫困户陈连梅家时,陈连梅端茶倒水,热情招呼杨波一行。

  “别看陈姐现在对我们乐呵呵,就在去年这个时节,看我们过来了,怕是要撵我们出去哦!”杨波笑着说。

  金福村是广西司法厅的定点帮扶村。2018年,司法厅干部杨波被派驻到金福村担任第一书记。为改变金福村特色产业薄弱的局面,2019年初,村里计划启用司法厅的帮扶资金,租用本村土地发展辣椒种植项目,计划流转土地117亩,涉及58户村民。

  可没想到,这件事却遭到了村民普遍反对,村里多次召开村民大会商讨土地流转都没有结果。陈连梅就是反对最坚决的人之一。2018年丈夫因病离世,儿子和儿媳都去了广东打工,60多岁的陈连梅一人在家照顾孙子孙女,“我家就那么两亩地,是我的命根子。”

  “我们走访调查后发现,有些村民不了解土地流转政策,以为签了合同土地就不是自己的了。”杨波说,以前,金福村村民法治意识普遍较弱,村民外出做生意时,因为不懂法律吃过不少亏,“他们担心如果土地一流转,就会失去土地经营承包权。”经过商议,杨波和村干部决定有针对性地对不理解流转的贫困户做好政策宣传。“我们给陈姐讲解法律政策,打消她的疑虑。”杨波说。

  与此同时,杨波在村里大力开展普法宣传活动,张贴普法宣传画、宣传标语,还为村里请来一名律师担任法律顾问,给村民解答做生意时遇见的法律问题,邀请大家主动咨询,随时为村民答疑解惑。时间一长,村里的法治氛围渐渐浓厚,村民的法治意识也慢慢提高。

  “那段时间,说得最多的就是土地流转问题。我向村民们解释相关法律规定,详细说明要依法规范自愿流程,签了合同只是出租经营权,并不代表转让土地承包权。土地还是大家的。”时任金福村的法律顾问谭皓文说,“我还帮很多村民处理过类似讨薪纠纷这样的法律问题,大家也对法律顾问越来越信任。”

  “有法律保护我就干。”陈连梅第一个站出来签署了租赁合同。2019年4月底,金福村村民合作社与金福村白土冲屯58户村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正式流转土地117亩。7月中旬,产业园区开始平整土地,正式开工建设;8月下旬,金福村购买了辣椒种苗8万株;当年底,金福村就收获辣椒2.6万余斤,获利5.2万元。

  “除了种植辣椒有收入,我们还通过劳务用工等方式,带动33户贫困户增收,确保金福村所有贫困户不返贫。今年,我们还要继续做好辣椒园这个产业,让村民们的日子过得像辣椒一样红火。”杨波信心十足地说。

   

  一个商标

  产业发展更兴旺

  本报记者 徐 靖

  在安徽省铜陵市枞阳县长江边的一个围堰里,一群被称为“枞阳媒鸭”的鸭子悠闲地觅食嬉闹。安徽祥飞枞阳媒鸭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钱立祥隔着栏网,笑着对记者说:“多亏法律保护了我们‘媒鸭’的商标权益,让我们这个产业发展壮大。”

  枞阳媒鸭是当地村民利用野鸭和家鸭杂交后长期自然驯化形成,养殖效益好。钱立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饲养媒鸭,见证了枞阳媒鸭几十年的发展历程。

  “2013年以前,枞阳媒鸭以农户分散养殖为主,年产值不大,市场上的假冒产品很多。”钱立祥说,为了发展媒鸭养殖业,2012年成立了枞阳县媒鸭养殖协会,并以协会的名义注册了“枞阳媒鸭”商标。2013年,“枞阳媒鸭”又成功申报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可随着枞阳媒鸭品牌在市场上逐渐打响知名度,一些人也盯上了这个品牌。2017年初,一家外地公司抢先注册了“枞阳媒鸭”网络商标,这让钱立祥和众多鸭农都慌了神。得知这一消息后,枞阳县有关部门立即启动依法维权程序,不仅成功维权,还帮助企业申报并获准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的命名,进一步提升了枞阳媒鸭市场影响力。

  与此同时,枞阳县司法局还给当地媒鸭养殖协会安排了法律顾问,长期为鸭农提供法律援助和维权服务。“这几年,类似抢注商标、假冒品牌、以次充好等现象屡禁不止,多亏了法律顾问,一次次帮我们维权打官司,这才维护了枞阳媒鸭良好的市场声誉。”钱立祥说,法治对枞阳媒鸭行业的发展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完善相关法律保护措施,枞阳媒鸭不仅价格很好,销量也大大增加了。

  “有了商标品牌作为依托,再辅以资金政策扶持,近年来,枞阳媒鸭产业为脱贫攻坚提供了强大助力,成为贫困户脱贫奔小康的一把‘金钥匙’。”枞阳县扶贫开发局办公室主任朱文革说,枞阳县一直把枞阳媒鸭作为脱贫攻坚的一项重要产业扶持,依托枞阳媒鸭品牌,采取“协会+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的方式运作,由协会统一管理,公司和合作社负责统一保种育苗、向农户售鸭苗、防病防疫、收购鸭蛋;对农户滞销的媒鸭,公司统一收购。针对贫困户、贫困村还予以适当的补助。

  如今,枞阳媒鸭年产销达100多万只,年产值超亿元,参与养殖的农户年获利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带动上百户贫困户成功脱贫。

  版式设计:张芳曼


  《 人民日报 》( 2020年05月07日 19 版)

(责编:邢郑、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