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人民说》:金融开放蹄疾步稳 为高质量发展注入活水

2020年05月12日09:37  来源:人民网-产经频道
 

人民网北京5月12日电(李楠桦、王仁宏) 开放在中国金融市场上是一个高频词。近年来,一系列开放举措加快推出,既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支持,也为行业自身转型升级提供助力。本期《金融人民说》就金融业对外开放等相关问题与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和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创新与风险管理研究中心主任顾炜宇进行深度讨论。 

记者:请两位老师盘点一下近几年来金融开放的阶段性历程以及成果。

程实:最近几年,中国的金融开放正处在一个加速推进的阶段。仔细地看,2015年-2018年是一个夯实基础的阶段,2019是一个加速落地的阶段。2015年8·11汇改以来,整个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更加市场化,这为整个金融开放奠定了一系列的物质基础。2019年,有一系列对外开放的金融措施开始陆续出台,包括沪伦通、港股全流通,包括进一步互联互通的全面拓展……我相信整个金融开放在最近几年的发展是有目共睹。

顾炜宇:我国近几年金融改革开放确实发展很快。实际上如果放长一段时期来看,我们金融开放是从2000年就开始了,可以大致分成两个大的阶段:2001年-2006年,这一段时间的金融开放主要是围绕金融服务业的开放,速度也是很快的;2015年-2019年,我们在金融服务业进一步加快开放,同时金融市场的开放进一步加大。例如,刚才说到的,通过沪港通、沪伦通等通道式的开放,向国外开放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结合当前的情况,我国也在进一步加快密集推出金融开放的相关措施。

记者:我国的银行和保险领域对外开放的政策处于加速推出状态,这些改革举措对于金融市场和投资者,尤其银行和保险业有哪些影响?

程实:首先从行业的角度来看,银行保险的开放加剧了行业竞争,实际上倒逼了整个金融机构提供更好更优质的金融服务。我们看到银行和保险体系的开放,引进来了很多很好的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的产品会更加贴近民生,更加照顾人民的福祉,也会更加有利于广大人民财富积累和保值增值,这种行业竞争的加剧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另外一方面,从整个金融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进一步的金融开放给我们引进了更先进的金融管理理念和金融监管的理念。实际上这对于保护整个中国广大的金融消费者的整体利益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

记者:2019年以来,资本市场的开放也在加速。开通沪伦通、提升国际主要指数A股纳入因子,稳步推进了股市的双向开放水平,涉及到证券和期货对外开放的政策也在加速出台。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对我国的金融市场又会带来哪些影响呢?

顾炜宇:金融开放从狭义角度来讲有两个方面。第一,金融服务业的开放,也就是包括机构准入,外资持股比例,外资入股的资格、经营范围、业务范围等的开放。第二,资本市场的开放。资本市场的开放与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是配套进行的,因为所有的金融活动都需要在金融市场上来开展。

一系列资本市场的开放,能够进一步地吸引外资来服务我们的实体经济,首先在宏观上有好多好处。第二,为金融机构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包括补充资本金、丰富产品、多渠道筹措资金和进行投放,这有利于金融机构分散风险,匹配风险和投资之间的关系。第三,对于微观主体当中的企业和居民来讲,他们有更多的渠道来进行融资、筹资,接受相应的理财服务,从金融产品的丰富上,从投资渠道的丰富上得到好处。所以,金融市场的开放,其实是在构建整个金融开放的市场基础设施,是非常关键的。

程实:最近几年的金融开放确实给整个中国的资本市场带来非常大的变化。我觉得主要变化集中在两方面。

一方面,引入了活水,带来了鲶鱼效应。我们知道中国现在非常重要的经济基本面就是我们正处在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微观基础就是民营经济。解决民营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既需要间接融资商业银行的努力,也需要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发挥作用。实际上我们的金融开放,使得我们的民营企业在资本市场上能有更多的全球买家来支持他提供融资的支持。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金融开放对整个资本市场来讲,是创造了一个更具有活力的市场。因为我们都知道,金融开放实际上是引入了大量的外部机构投资者,这实际上是逐步改善了中国以散户为主的资本市场投资结构。这样一种外来的改变,会使得我们中国资本市场的运行更理性、更客观,更和实体经济相结合。

 记者:所有的开放都绕不开一个关键的元素,就是人民币。它的国际化会带来哪些新的发展机遇,对中国金融市场又会带来哪些双向影响?

程实:人民币国际化不光是中国的选择,更是全球的需要。因为我们都知道整个中国经济在整个全球的贸易链、价值链里面正在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中国不再是以往那样一个单一的供给的中心,我们正在成为一个供给和需求的双中心。这就意味着我们对整个周边国家,对整个全球经济的连接和贡献越来越大。人民币的国际化实际上是适应了全球经济发展多元格局的形成的需要。这个世界上需要美元,需要欧元,也需要越来越广泛使用的人民币。从人民币在整个全球结算、国际货币储备,包括支付等方面来看,人民币的占比都在不断上升。实际上人民币正在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之后的最主要的一个全球货币之一。我相信,人民币国际化未来还会有一个更好的发展。 

记者:如果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2019年的对外开放工作,二位专家会用哪个词呢?

程实:四个字:蹄疾步稳。

顾炜宇:快、全面、决心、毫不犹豫。

(责编:李楠桦、孙红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