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經濟一片藍海 競爭同質化突出沒有產業鏈

2018年09月12日08:48  來源:重慶商報
 
原標題:寵物經濟一片藍海 重慶“獨角獸”企業在哪裡?

寵物玩具

一寵物店的調價通知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由記者 陳竹 攝

 

近日,《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發布。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寵物消費市場規模達到1708億,比2017年增長27%。人均單隻年消費金額5016元,比2017年增長15%。

在重慶,一到周末主城各個小區周圍的寵物店格外熱鬧。給寵物剪指甲的、洗澡的、做SPA的……各個年齡段的人群絡繹不絕。周末打理狗,晚上遛遛狗成了許多都市人的生活方式。然而記者走訪市場發現,我市寵物經濟雖然熱鬧,但卻沒有擺脫低利潤、無品牌、產業低端化等問題。在寵物經濟一片藍海的當下,重慶的“獨角獸”又在哪裡?

市場“蛋糕”多大?僅成都市場規模近100億元

《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數據顯示,中國養寵率最高的城市分別為北京、上海、廣州、天津、成都。業內人士表示,預計養一隻狗每月的整體花費在500元到1000元左右,距離重慶較近的成都年寵物經濟規模達到近100億元。近些年重慶寵物喂養規模逐年增大,寵物經濟的市場同樣是一塊誘人的“蛋糕”。

“多多(狗)是表哥兩個月前送我的,今天來給它洗個澡、買包狗糧,大概要花300元,平均每個月要1000元左右。”說完,在照母山約克郡派多格寵物店消費的李薔又走向了服裝區,准備給多多買件“秋裝”。

去年剛畢業的李薔養的是一隻柴犬,目前市場價值8000元以上。她告訴記者,最近剛剛給多多買了被子、狗窩,所以這個月的開銷又會增長不少。“多多用的東西我都盡量買進口的,狗糧是最便宜的,一斤30元,一個月它得吃5斤﹔進口的漱口水一個月一盒,110元一盒……”

再過幾天,今年35歲的何保就要把養了2年的金毛送人了。“養寵物太貴了,狗糧一個月要500元,磨牙棒等零食以及玩具也很花錢,半個月就要去寵物店剪毛、理毛,想要毛色好還要補充微量元素,夏天狗狗獨自在家也要開起空調……”何保大概算了算,如果狗狗不生病,一個月“省吃儉用”也要1500元。“我也喜歡狗,把狗送人的原因,除了養狗費用高,更主要還是工作太忙了,我擔心照顧不好它。”

同樣是寵物,何保的狗缺人照顧,江北陳大媽對她的狗“妞妞”照顧有加。由於孩子不在家,陳大媽退休后養了一隻泰迪,逛街、買菜都把它帶著。心靈手巧的陳大媽還給妞妞做衣服穿。“我們空閑時間多,狗狗洗澡、打理毛發、剪指甲都是自己做。花在妞妞上的錢,每個月三五百元就夠了,主要是賣零食和玩具。”

寵物經濟為啥火?陪伴、娛樂、緩解壓力

“退休后很無聊,妞妞帶給我們很多歡樂。”陳大媽坦言,她唯一的女兒如今在加拿大生活,2016年退休后她也到處去旅游,但還是覺得有些孤獨。“同齡人都在帶孫子,我孫子不在身邊。老伴還喜歡下棋、寫字,我沒有耍事,所以就買了一隻泰迪。”

陳大媽表示,妞妞剛買回來時才三個月大。一次家裡吃火腿腸,妞妞就站立起來討要,而且站得很穩,逗得夫婦倆哈哈大笑。后來隻要妞妞想討什麼好吃的,就習慣性地站立起來,非常惹人喜愛。發現妞妞這方面的特長后,夫婦倆就有意識地培養訓練,到妞妞滿1歲之后,就習慣了站起來用后腿走路。“它每天陪我們逛街、買菜,十分討人喜歡。自從有了妞妞,我覺得生活多了很多樂趣。”

李薔也表示,自己以前養過一隻金毛,訓練它的過程十分有意思。“讓它站著就站著,很聽話,還能幫我拿拖鞋,很乖。”其實,李薔身邊有個龐大的萌寵群體,她很多朋友都養了貓或狗。每次聚會大家都會把自己的寵物帶出去,比比誰家的寵物更萌更聽話。“我們都剛畢業,幾乎都是單身,每晚下班回家,狗狗一下子就扑上來,一天的疲勞頓時沒了。”

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一些人養寵物的原因是初來重慶,希望尋找一些寄托。“人生地不熟,父母也不能經常見到,很多話也不敢對他們說,隻有狗狗是我最忠實的朋友,不高興的時候,跟它對話總比一個人呆著強。”剛剛把工作簽到重慶的江西小伙陳鑫告訴記者。

重慶寵物市場如何?競爭同質化突出沒有產業鏈

養寵物的人群增加,寵物市場擴大,寵物生意就一定好做嗎?

照母山約克郡旁的派多格寵物店營業還不到4個月,但店主肖何已經開始考慮,是否把店鋪盤出去。

“開店前我們是經過調查的,養寵物的人越來越多,這應該是個很朝陽的產業,離我們200米左右的繽狗寵物店是我朋友開的,他們在這裡開了三年寵物店,生意一直不錯,怎麼到我這裡就虧損了呢?”肖何坦言,幾個月以前,他走訪了許多寵物店,它們基本都是分散在各個小區周邊。“都是一些朋友喜歡寵物,然后就開店了,店鋪都隻有50來平。我也照著這種方式經營寵物店,效果並不佳。”

肖何說,他的店鋪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但賣寵物,還銷售寵物用品,如狗糧、貓糧、零食、玩具、窩棚等,以及提供寵物服務,包括洗澡、美容、SPA、局部修剪等,還提供寄養服務。

“最近我也在反思失敗的原因:沒有自己的特色,同質化太嚴重。”肖何說,他發現他的店與那些私人店鋪沒有很大區別,主要都是銷售商品和提供服務。如今他才發現,那些生意較好的寵物店往往已經經營好幾年,有了一定的客源和口碑。“寵物主人也是要相互交流的,他們會把這些店鋪推薦給養寵新手。我們這些新入場的店鋪,日子自然不好過。”

生意不好做,大坪多多寵物店的老板李黎認為是受到了互聯網的沖擊。李黎說,現在年輕人養寵物多,他們都願意在網上購買用品,價格便宜、選擇多。“線下寵物店大同小異,零散分布,沒有品牌,沒有形成產業鏈,各自為政。寵物市場這麼大,總要想個辦法突圍。”李黎說。

《2018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指出,養寵消費人群中,狗主人和貓主人均以80后、90后為主,佔比75%,其中養狗人群女性佔比87.5%。這些人群往往也是網購主力。

他山之石

聯姻互聯網,這兩家准獨角獸咋做的

近些年,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寵物領域不乏龍頭企業的出現,如全球最大的綜合性寵物服務公司PetSmart、我國被譽為“狗糧第一股”的佩蒂股份,以及最近幾年出現的線上狗糧銷售新寵“瘋狂的小狗”等,這些企業的銷售經驗和營銷策略或許可以為重慶相關企業發展提供方向。

《2017年寵物畫像報告》中,在狗糧品牌、價格分布的數據統計中,“瘋狂的小狗”排在品牌成交量第一位,比二三位的比瑞吉、皇家高出1倍多。數據顯示,2017年,“瘋狂的小狗“銷售額超過3.2億元,2018年預計將達到5.2億元。從名不見經傳,到市場公認的“准獨角獸”,這個新品牌如何能從眾多國內外老牌商家中脫穎而出?

記者了解到,目前“瘋狂的小狗”主要在天貓、京東等綜合電商布局銷售市場,而不是波奇網等行業電商,很顯然他們的客群主要是養寵新手。記者分析,“瘋狂的小狗”售價較低,2千克袋裝狗狼的普遍價格隻要30多元,而同樣分量的皇家狗糧價格在150元左右。“瘋狂的小狗”採用近些年很熱的“爆款”營銷,讓店鋪主推幾款性價比高的產品提高粉絲量以及產品知名度,進而在新手搜索“狗糧”時,“瘋狂的小狗”出現在首頁,從而慢慢培養用戶習慣。

此外,在銷售策略方面,“瘋狂的小狗”也迎合了年輕用戶的消費觀,產品多以經濟款、通用型為主,讓新手們不為選取狗糧感到麻煩。值得一提的是,“瘋狂的小狗”主要通過微信公眾號運營,以趣味生活、科普知識為主題進行傳播,增加了客戶與品牌的粘性。

瑞鵬股份則專注於寵物醫院。目前瑞鵬在全國共有200多家直營分院,是中國直營門店最多的寵物醫院。業務范圍涵蓋寵物醫療保健、美容造型、留置護理、洗浴、SPA、食品及用品等。同時,美國的PetSmart通過收購美國的最大私有寵物醫院Banfield,補充其寵物醫療領域的空白,促進其實現寵物產業鏈上下游的融合,擴充其寵物行業版圖,最終成為了全球最大的綜合性寵物服務公司。

專家獻策

可用電商+社群思維抓住客群心理

“寵物必需品線上線下都有,要想做好寵物經濟可能靠賣吃穿產品還是有些欠缺。”重慶一家互聯網科技企業創始人李明星告訴記者,他正在借助微信平台開發一款具有社交功能的寵物微信小程序。

著名財經評論家余豐慧表示,近些年重慶經濟發展快速增長,寵物市場表現為消費升級。“寵物市場原本就是小而分散的,‘獨角獸’的出現需要一定時間慢慢凸顯。但是在互聯網時代,移動電商思維尤其重要,社區電商、社群電商都是不錯的方式。”余豐慧表示,比如遠程醫療不僅可以用在人身上,在寵物領域也大有市場。大數據、人工智能技術已經凸顯,這些技術同樣也可用於寵物領域。

在余豐慧看來,國內的寵物行業剛剛發展起來,還有很多問題。“很多貓糧、狗糧都是質次價高,很多寵物店、寵物醫院服務以及資質都有問題。”然而問題往往也是機遇。“如果重慶的企業能做出品質有保障的產品,就會贏得先機。”

著名品牌戰略專家李光斗認為,國外寵物行業發展時間較早,有一定的借鑒意義。線下店鋪主要提供美容、SPA、寄養等服務,而線上主要是為養寵物的人群提供一個交流的平台。“寵物背后是人,要做好寵物經濟,必須多關注為寵物買單的群體,分析他們的消費習慣以及消費心理。”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互聯網+”是發展趨勢,寵物經濟做好社群+電商,才會更有發展前景。此外,品牌文化、品牌建設、上下游產業鏈的搭建等也值得思考推敲。(記者 陳竹 張瀚祥)

(責編:丁亦鑫、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