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紧”不可怕 看看这些创投的花样“活法”

2018年09月18日09:46  来源:重庆商报
 

  据投中研究院VC/PE统计报告显示,2018上半年市场完成募集资金的规模仅为341亿美元,而去年上半年的数据是1342亿美元,同比下降74.59%。清科研究院的数据也显示募资总额的下降,2018年上半年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总额约3800亿,相比2017上半年的8600亿,降幅约56%。近期“募资难”被不少创投界人士挂在嘴边,多个产业峰会也谈到这个问题。不过创投界一些企业的花样“活法”值得借鉴。

  案例

  A 市场趋冷 创业公司“开源节流”

  2017年,区块链走俏,巨头入局、高额融资、资本关注,曾一度无限风光。

  “去年火热的区块链而今有点低迷。”近日,重庆区块链俱乐部负责人李庶表示,不同于年初的热闹,俱乐部已有些冷清。

  他清楚记得当时的场景,每周一次的活动,几乎人人都有项目。现在,圈子里仍从事区块链创业的可能还剩四分之一。“近三个月,资本对区块链的关注持续走低,初期项目很难再入投资人的眼,就算以前拿到第一轮、第二轮也没着落,资源向头部企业集中。”

  李庶的项目“链视频”曾搭上区块链的风口,以极短的时间拿到百万级的第一笔融资。他准备做一个整合区块链视频的网站,解决区块链相关信息不对等的问题,以打赏、内容付费、社区交易等方式盈利。

  目前网站已搭建好了,钱却剩得不多了,下一笔融资还迟迟没有着落。为了10个人的团队能正常运转,李庶开始借助自身专业优势,通过协助别人举办区块链论坛等活动,挣取一定收益,继续维持项目运转。

  B 放慢速度 中小企业追求“稳进”

  胡维所在的一家从事版权业务的重庆公司,在版权领域横向很宽,对影视、音频、图文、朋友圈等场景都有涉猎。并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提取作品特征值,依靠系统全网搜索,发现未经授权的侵权后,向原创作者告警并启动证据留存,为后续的侵权纠纷及时保存证据。

  面对融资减缓,他们拒绝盲目扩张,而是专注于价值更高的B端用户开拓,主要面向广电、报业、影视等版权集中的集团开展服务,将用户按照需求分为三类,并安排专人一一营销,为用户提供版权维权后续服务。“把钱用在刀刃上,不追求用户数量,尽量把钱花费在能产生价值的用户上。”

  已拿到三轮总额近千万元融资的校园云打印品牌——流海云印,今年开始精细化运营。其创始人王元告诉记者,通过撤出营收不好的学校,进入打印需求高的校园,增强“造血”能力,让项目在没有新资金进入的情况下,也能良性发展。

  C 渠道变少 中后期企业受偏爱

  张奕帆(化名)是一家创投机构的重庆负责人。以前,他负责的部门还会同时多个项目并行,项目close周期短,初创企业、中后期的企业都拥有同样的机会。而现在,对项目考核严格,偏向于中后期项目,所看项目数量下降,项目close周期更是延长到半年以上。“大家为了回报率和退出,更加偏爱盈利模式清晰的企业,我们内部对项目审查和投资阶段进行了调整,年净利润500万以上的企业才可以进初审。”

  “银行的钱无法进入,募资渠道变少了,A股市场情况不好,股指连续下跌,一些上市公司股东股权质押接近强制平仓,曾经的主力——上市公司也没钱了。”在业内打拼多年,现任重庆产业引导基金投资管理部总监陶重阳认为,现在投资机构放缓投资,投项目更加谨慎,投早期项目的机构更少了。

  腾讯科技“数可视”的数据显示了相似趋势,C轮以上的融资比例由2017年上半年的12.4%攀升至2018年的22.6%。同时,成熟期企业在2018Q2共获投365起、总金额1564.22亿元,比2018Q1投资案例数减少54起,但投资总金额却增长了近700亿元。成熟企业不仅受偏爱,还越来越贵。

  对策

  A 募资难融资难该如何解决

  不管是投资机构募资难,还是非头部项目融资遇难,焦虑中的创投界需要解决之道。

  政府引导基金加大投入

  1月初,山东省设立6000亿元规模新旧动能转换基金群,其中由省、市两级共同出资400亿元发起设立引导基金。6月24日,北京市科技创新母基金正式宣布成立,基金规模300亿元。据《华夏时报》消息,我国目前存量的政府引导基金已有9.6万亿,已到位资金为3.4万亿,截至2017年底,国内政府引导基金共设立达1501只。

  “当银行、上市公司等资金来源渠道减少时,政府引导基金在大量投入。”现任重庆产业引导基金投资管理部总监的陶重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9月,重庆出台的《重庆市加快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若干政策》显示,重庆将设立总规模为500亿元的半导体产业发展基金,加快集成电路产业发展。

  B 打造新式创投生态圈

  位于渝北的重庆基金小镇近日又入驻了一家基金公司,截至8月底,入驻企业71家,其中金融类企业超过59家,基金管理规模超过800亿元。

  负责重庆基金小镇招商落户和运营管理的重庆临空现代服务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啸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重庆基金小镇建立以来,这一年多已先后筹建基金小镇基金业信息交流平台、基金业研究创新平台、基金发行服务平台、股权交易平台、实体经济金融服务平台等五大平台。同时,也为项目和投资机构搭建交流服务平台,构建融资合作平台。

  据他介绍,基金小镇鼓励和引导入驻基金加大产品、业务创新力度,培育扶持实体产业,强化入驻机构的设立审核和入驻机构的日常监管,防范金融风险。最终形成机构齐全、管理先进、市场运作的基金小镇“基金全产业链”发展模式,让创业者、投资者们在基金小镇享受一站式服务。

  C GP紧跟LP出资策略变化

  重庆天使引导基金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贺亚军以重庆天使引导基金举例,LP(有限合伙人,出资方)出资策略上有2个层级。在投基金的策略上,公司从2009年成立至今,主要分为2个阶段,2009~2015年以综合类基金为主,2015年以后,除了选择头部基金以外,我们会更多的挖掘深耕行业、垂直细分的专业基金。“这主要基于两个原因。”第一个阶段是因为当时GP(普通合伙人,即负责基金投资管理等事务)大部分是美元基金、券商背景,第二个阶段是投资行业发展大势所趋,引导基金团队更看好深耕行业、具备产业资源的细分专业基金,投资这类基金也更符合政府引导基金的产业引导投资诉求。

  在操作层面,对GP的出资,贺亚军表示,选择更加市场化,尊重市场规则。一方面我们选择的深耕本地、专注产业的GP,将这件事做成了投后增值服务,积极挖掘本地企业;另一方面,我们也在修订管理办法,促使GP多关注本地产业。

  D 挖掘潜力重振“投后”业务

  重庆天使会秘书长、曲率创工场创始合伙人王海微认为,投资机构们是时候重振“投后”业务了。他说,以多种资源赋能被投过的企业,聚焦精细化管理、提供增值服务、着重资源对接,助力配置企业稳定持续的成长曲线,只有如此才能让投资产生浮盈,让LP(有限合伙人,出资但不参与投资管理活动)提振信心,也有利于打造标杆项目,支撑后续期次的募资工作。

  王海微正和团队打造一个“创、投、招”三位一体的价值赋能服务平台——“曲率创工场”,通过带动和培育一批具有投资意愿的高净值人士,挖掘和培育潜力创业项目,为项目和社会资本搭建交流对话平台,实现资本、资金和资源的有效配置。

  据他介绍,“曲率创工场”以“创”为核心,以“投”为纽带,以“招”为助力,提供投融对接、价值提升和资源赋能等服务。

(责编:丁亦鑫、董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