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佰制药1.62亿输血大股东 再6.6亿贱卖资产自救

2018年12月25日07:35  来源: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益佰制药1.62亿输血大股东 再6.6亿贱卖资产自救

  自身财务状况吃紧的益佰制药(600594.SH)不惜牺牲自身利益向面临燃眉之急的实控人伸出了帮扶之手。

  近日,公司宣布,拟斥资1.62亿元购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董事长窦啟玲及其一致行动人窦雅琪名下的6套房产。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益佰制药向大股东购买房产的背后是大股东财务告急。根据公司12月20日晚披露的公告,窦啟玲及其一致行动人窦雅琪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86%,在公司股价半年腰斩的背景下,其平仓风险如箭在弦上。

  出人意料的是,忙着为大股东救急的益佰制药自身财务也承压。截至今年9月底,其8.54亿元货币资金难以覆盖10.24亿元短期债务。此外,公司还面临巨额资金投入。

  为了缓解资金压力,益佰制药出售了两年前收购的淮南朝阳医院全部股权,溢价率仅为8.20%。

  益佰制药曾频繁并购扩张,产业从医药延伸至医疗服务。不过扩张之后经营业绩改善并不明显。

  财务数据显示,去年以来,益佰制药营业收入微增,净利润从微增到下降37%。

  此外,公司应收账款高企,销售费用居高不小。近三年,公司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一半,其中宣传推广费接近三分之一。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长江商报记者按照益佰制药年报披露的邮箱发去了采访函被退回,多次拨打其电话无人接听。

  购买房产为大股东输血

  益佰制药逆势购买房产被贴上了为大股东扶贫的标签。

  11月13日,益佰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益佰投资拟出资1.62亿元收购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窦啟玲及一致行动人、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窦雅琪名下的6套房产。

  根据评估报告,窦啟玲和窦雅琪申报6套商品房资产购买金额共计7200万元,若按照1.62亿元价格出售,窦啟玲和窦雅琪获得收益为9000万元。

  相较于年终岁末部分上市公司出售房产等资产,益佰制药购买资产行为备受市场关注。益佰制药解释购买房产目的为设立骨科专科医院。然而,在今年半年报中,公司只字未提设立骨科专科医院。不论其购房目的真实性与否,其最终实现了替大股东解围目的。

  益佰制药大股东股权质押平仓风似已兵临城下。12月20日晚,公司发布了的延期回购公告显示,实控人窦啟玲持有23.42%股权,其女儿窦雅琪持股0.03%,二人合计持股23.45%。截至当日,窦啟玲所持股权全部质押,二人所持的99.86%处于质押状态。

  公告显示,早从2011年开始,窦啟玲就实施股权质押融资,随着不断补充质押,质押比例一步步攀高。2015年以来,其最高股价超过30元,而12月20日,其收盘价仅为5.61元,跌幅超80%。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1.62亿元交易价,上述房产均价接近2万元/平方米。公开资料显示,周边写字楼均价在1万元/平方米。益佰制药的这一交易为大股东输血的目的过于明显。

  对于评估值大幅高于市场均价现象,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在评估过程中,无论采取收益法、基础法还是市场法,基于接受委托因素,其间存在一些人为因素可能。

  贱卖并购标的补血

  忙着为大股东输血的益佰制药自身也缺血。

  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货币资金8.54亿元,同期短期借款9.7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0.53亿元。显然,8.54亿元难以覆盖10.24亿元短期债务。今年前9个月,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0.98亿元,同比下降120.62%。

  此外,公司回血能力放慢。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7.10亿元,较年初的3.83亿元增加了3.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83亿元增加了2.27亿元,增幅为47%。与之对应的是,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从去年同期的6.88次降至如今的5.33次,这表明公司回款能力降低。

  自身缺血却舍身为大股东输血,益佰制药的补血办法是出售资产。

  12月18日晚,公司公告称,拟通过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以公开挂牌方式转让所持淮南朝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3%股权,转让价格不低于6.6亿元。标的股东宋士和已于当月13日向公司发出股权收购要约书。

  淮南朝阳医院是益佰制药重点布局医疗服务的内容,标的为著名的“伽马刀之父”宋士鹏于1989年创立,宋士鹏与宋士和系兄弟关系。

  2016年,益佰制药通过收购及增资方式共计出资6.10亿元获得上述标的53%股权。彼时,益佰制药称,将极大助力公司在肿瘤放疗领域拓展,并完善公司“聚焦大肿瘤”战略的版图。

  标的为公司贡献了不菲利润。今年上半年,标的贡献的净利润为3762.30万元。益佰制药将其出售且两年时间超过6亿元的资金仅溢价8.2%,年均收益率为4.1%,远远低于年均10%的投资收益率。

  销售费用吃掉一半营收

  处于舆论中心的益佰制药经营业绩总体不佳。

  公开资料显示,益佰制药的前身为贵州妙灵制药,由寇啟玲及其前夫叶湘武等于1995年设立,2004年,公司成功上市。2009年,随着叶湘武离职、减持股权,一直隐身幕后的窦啟玲才走到台前。

  wind数据显示,2010年开始,益佰制药开始大规模并购,合计耗资23.14亿元收购了14家公司,涉及医药、医疗服务、保健等领域。

  不过,产业链的延伸似乎并未给益佰制药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借助并购,2014年之前,益佰制药的净利润出现了稳定增长,但在2015年,净利润大降60.42%,从2014年的4.78亿元跌至1.89亿元。2016年有所反弹,2017年微增0.69%。到了今年前三季报,营业收入微增1.29%,为29.11亿元,净利润为1.96亿元,同比下降37.92%,接近去年全年的一半。

  益佰制药盈利能力不佳与其费用高企密切相关。

  财务数据显示,长期以来,公司销售费用偏高,2013年至2017年的5年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15.28亿元、17.47亿元、20.45亿元、18.37亿元、18.35亿元,均超过同期营业收入的一半。其中,2015年净利润大降60%,当年的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61.91%。今年前9个月,公司的销售费用与营业收入的比重为49.43%,略有下降。

(责编:王紫、胡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