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涉嫌夸大宣传 律师:直销牌照不是免死金牌

2018年12月29日08:51  来源:中国经济网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持续遭遇质疑,部分电商平台开始下架权健按摩鞋垫、等离子磁卫生巾等全线商品;上海几家权健门店被查。对于大家关注的权健是否涉及“传销”,有法律人士表示,直销和传销是概念完全不同的两件事,决定是否构成传销活动,主要看销售模式是否符合传销的相关行为模式和组织特征,这些认定都有严格的标准。权健是不是传销,是个需要深度讨论,或许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研究的问题。

  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布《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讲述了一个内蒙古女孩因父亲听信权健疗法,中断孩子的医院治疗,使用权健的抗癌产品,不幸离世的故事。文中称,除丢了性命外,一些参与者搭上钱财,更有人烧伤、致残。

  针对权健被指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诸多问题,12月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核实。

  12月28日,联合调查组核查工作取得初步进展。天津市副市长、联合调查组组长康义表示,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针对其他问题,调查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调查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主要电商平台已不见“权健”踪影

  12月28日下午,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在多个电商平台以“权健”搜索商品,均未找到。

  京东电商平台上显示“抱歉,没有找到与‘权健’相关的商品”。

  淘宝网显示“非常抱歉,没有找到与‘权健’相关的宝贝。据了解,12月27日,淘宝网平台上还有诸多卖家正在销售权健商品。

  苏宁易购显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无法显示相关的商品。”

  唯品会显示:“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商品。”

  这意味着,这些主流电商平台已不再销售权健产品。

  上海多家权健门店被查,权健华东总部被调查

  据澎湃新闻消息,12月27日,上海多个区卫监以及市场监管部门,实地检查了多家“权健”相关商户。

  经徐汇区市场监管局核查,该区南丹东路300弄有1家“权健火疗馆”。

  经查,当事人上海玫漾美容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不包括其从事的面部护理、胸部护理、身体按摩、火疗等业务,现场未查见权健保健品和相关宣传内容,也未查见该公司与“权健”的加盟协议。对当事人擅自变更登记事项的行为,徐汇区市场监管局已责令其立即改正。下一步,将会同区卫计委对当事人开展调查,并依法予以处置。

  位于中山南一路211号的 “权健养生理疗工作室”经营场所内张贴广告标语宣传火疗保健方面的内容,可能涉嫌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监管干部已现场制作调查笔录、固定证据,要求该经营者立即停止经营,并约谈经营者作进一步的立案调查。

  据报道,上海闵行区及静安区的相关门店也被查出不同程度的违法违规问题。

  2018年12月27日,上海黄浦区市场监管局要求位于中山南一路的“权健养生理疗工作室”立即停止经营。

  此外,位于杨浦区长阳路上的上海“尚毅医疗”,号称“权健上海总部”。 12月27日,该店原本展示的保健产品已全部撤下。当晚,杨浦区卫计委和市场监管局现场检查门店,目前该店已关门歇业。

  此外,江苏省盐城市有关部门已开始对辖区内权健集团华东总部展开调查,但具体调查进展尚未透露。

  律师:直销牌照不是免死金牌

  权健对外声称其推广模式为直销,但“权健究竟是直销还是传销”一直有争议。

  有观点认为,只要有合法的直销牌照,就不是传销。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曾杰律师在新浪财经发表文章指出,这是一种认识的误区。比如权健在2012年拿到直销牌照,假设其开展了非直销、而是传销的违法犯罪活动,是否就不会受到处罚?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严格定义上,传销和直销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但是实际上,国内很多标榜直销的公司,都是采用传销的多层级计酬模式运营,但是从危害程度而言,法律法规做了区分,如果是以销售商品为目的的传销活动,不认为是犯罪,只认为是违法活动,一般是工商行政处罚,比如罚款和取缔;但是如果不是以销售商品为目的传销活动,比如很多纯资本运作的传销活动,如果达到三层30人的标准,组织者就可能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曾杰认为,我们在讨论权健本身是否构成传销活动和构成传销犯罪时,需要根据其本身的组织结构,计酬方式和销售目的进行细致区分。比如如果权健在其销售体系中,自己涉及或者鼓励、默认分销商、加盟商采用多层次计酬方式推高业绩,那就会涉嫌传销违法活动,如果是以销售商品为幌子,以拉人头、赚取入会费加盟费为目的,则会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因此,权健所提供的商品和服务,比如相关保健品和火疗的等等服务,是否构成法律定义中的商品,权健的销售模式是否已销售这些产品为目的,则会成为决定警方是否刑事立案的关键研究点。曾杰表示,权健是不是传销,是个需要深度讨论,或许还需要进一步调查研究的问题。(记者 朱国旺)

(责编:勾雅文、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