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云计算”系列报道之二

春运高速封路信息可订制、拥堵何时结束提前知 交通行业迎新变革

人民网记者 董菁

2019年01月21日10:26  来源:人民网-产经频道
 

再过十多天,春节就要来临,浩浩荡荡的返乡大军踏上归程。准备自驾回家的你,是否在担心变幻莫测的路况:遇到雨雪天气怎么办?高速封路怎么办?遇到事故怎么办……

交通运输部国庆期间在京沪高速策划的一项创举,让我们看到了提前预知路况、科学规划行程的可能性:横跨六个省市的高速公路视频全面对公众开放,只要点击道路摄像头,即可看到一公里内实时路况,还可直观查询包括拥堵情况、事故情况、车辆故障情况、收费站道口开关情况等信息。短短7天,视频点击量超过1亿次,单日最高访问量2870万,全国各地的网友纷纷表示:什么时候我们省也能开通?

如此惊人的成果背后,是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交控”)自主研发的“协同指挥调度云服务平台”(下称“调度云平台”)。1月18日,江苏交控再次宣布:收费站状态推送功能强力上线,用户订制个人专属收费站动态信息,即可实时了解收费站道口开关闭情况,再也不用开车去收费广场傻傻地等啦。

日前,人民网记者走进江苏交控——一家全线使用公有云平台的国有企业,试图探寻未来出行的更多可能。

>>看得见的好处:

实时追踪救援车路径 春运可定制高速收费站信息

走进江苏省高速公路联网营运管理中心,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铺满整面墙的屏幕,中间显示着调度云平台的全貌:在中间墨绿色的江苏省地图上,不时有一些红点和蓝点在闪烁,左侧是各路段公司信息,右侧显示着故障、救援和道口关闭的信息,以及历史信息对比图。屏幕前方,江苏交控、交警总队、交通执法的值班人员各占一排,专注于自己的工作。

突然,电话铃此起彼伏地响起,仿佛几滴油滴入热锅,所有人不约而同动起来。江苏交控的值班调度人员小唐拿起电话,原来是一处道路上发生了几辆汽车追尾事故。他耐心询问着对方的位置,迅速在地图上找到事故发生地、启动现场摄像头观察现场,同时在调度云平台上认真填写信息:事故时间、桩号位置、车辆信息、占道情况、路况、事故等级、当事人手机号……在他按下保存的瞬间,地图对应的位置出现闪烁的红点。

不一会儿,我们就看到代表救援车的黄色车辆图标从调度中心出发,向事故现场靠近,车辆图标上显示着车牌号、时速和即将到达的时间。随着它的移动,路径清晰可见,与打车软件的界面差不多。

这时,调度云平台背后的团队——江苏交控信息中心的员工袁梦垚向我们介绍道:“除了打电话,当事人还可以在‘江苏高速’微信公众号上求助。我们会通过微信与他/她实时沟通,告知救援车出发的时间、距离、车牌号等。所有参与事件处置的人员都能随时加入对话、上传图片和视频,这些信息都会保存在我们的系统里。另外,近期警车和执法的信息也会陆续上线。”

信息中心主任孙幼军表示,调度云平台上有历史信息对比图,可以清晰地展示24小时、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内高速公路上事故的数量、处理情况等信息,方便调度人员提前预判、进行科学的决策。

他还详细介绍了日前上线的收费站信息推送功能:只要关注“江苏高速”微信公众号,选择“收费站动态”、添加关注的收费站、点亮特别关注功能,就能收到收费站状态变化的推送消息。一旦收费站突然关闭或开通,系统会自动推送信息告知。

>>鲜为人知的痛点:

信息不共享业务不协同 面临被互联网企业干掉的风险

“交通是服务行业,服务行业是互联网企业最擅长的。如果做不好,我们害怕有一天一觉醒来被互联网企业干掉了。”信息中心副主任周宏的话道出了调度云平台建立的初衷。

作为一名在省调度中心工作10年的“老兵”,周宏对交通行业的“痛点”了然于胸:首先是信息不共享,任何一个路段的突发事件都会波及其他路段。如果两个路段分属两家公司管理,因为视频无法共享,调度人员只能挨个打电话询问情况;二是业务不协同,高速公路上的突发事件涉及调度、路方、公安、路政、消防、医疗、应急和环保等,但是他们都有各自的业务系统,平台互相割裂;三是流程不统一,路段公司针对事件的处理有各自的流程,水平参差不齐;四是数据不汇聚,难以进行下一步分析和利用;五是生态不健全。高速公路涉及到出行者、管理者、一线员工、社会和互联网公司,没有信息化,生态完全建立不起来。

经过多方比较和衡量,江苏交控最终选择了青云QingCloud的公有云服务,并于2015年2月将办公、人力资源、财务管理等系统全部迁移至公有云平台。2017年7月,调度云平台正式上线。调度业务上云之后,公司的平均救援效率提升了7%,救援人员平均到达时间缩至21分钟以内。公司建设信息化平台的成本降低了70%,时间成本降低60%。

虽然上云的好处显而易见,交通行业使用云的积极性却不高。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云计算白皮书》显示,当前轨道交通行业核心生产系统上云率偏低,存在较大发展空间。

Gartner高级研究总监季新苏也坦言,中国和国外整体上公有云的使用差距约为3-5年。国内交通行业的企业多采用私有云,使用公有云的案例非常罕见。

青云QingCloud CEO黄允松说:“我们一般把云计算称为‘一把手工程’,因为它会打破利益格局。任何领域,不管是传统行业还是商业企业,如果有一家公司的云平台项目成功,一定是‘一把手’真的把权利贯彻下去了。”

信息中心员工也坦陈,他们面对诸多压力:视频公开后,有同事提出质疑:如果事故没有处理好,导致法律和追责怎么办?还有人对公有云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另外,他们鼓励分公司将系统移至云上,对分公司的信息化采购审批较以往严格很多,容易招致不满。

季新苏则指出,针对高额的前期投入,难以量化的价值产出是政府机构和国有企业上私有云时面临的最大挑战,因为硬件设备看得见摸得着,“云”基于服务的价值需要体现在支持业务目标的达成。他说:“在我看来,上云之后,民众的出行方案得以优化,实际提高了高速公路的承载率,这是很大的产出。而且高速公路的运营成本很高,上云后人工管理与监控可以由整体解决方案自动化处理,人力成本大大降低。第三,云计算的本质是规模效益,使用的企业越多,整体价值越高。第四,高速公路数据可以变现。例如,企业可以给路上车的画像,车流量高的地方,有针对性地设立广告牌。”

>>可预见的未来:

公众可抢单救援事故车辆、发布事故信息可领奖励金

2018年6月世界交通运输大会期间,江苏交控的调度云平台引起交通运输部领导注意。9月,交通运输部下发《关于开展公路网运行监测管理与服务实验平台建设工作的函》,选取京沪高速试点建设实验平台。9月30日,实验平台正式上线,京沪高速全线1396路道路视频全部上云,引发全国人民热议。

鲜花和掌声并没有让江苏交控信息中心的人冲昏头脑,雄心勃勃的他们准备继续“搞事”,引领交通行业的新变革。

信息中心员工尹蔚峰介绍,他们正在云上打造“五朵云”平台:调度云、内控云、收费云、服务云、资管云,将全系统内部管理、收费、服务和资产管理方面的业务整合上云,充分挖掘内部潜力、发挥数据最大的价值。

孙幼军说:“现在很多人用高德地图,但是它上面显示的拥堵地点并不那么精确,而且不会告知拥堵的原因。我们正在和高德地图合作,告知公众精准的拥堵路段、拥堵原因、预判恢复通行的时间,让公众科学规划出行路线。另外,我们的平台汇聚了很多数据,下一步可以进行分析,研究拥堵路段如何分流,也可以提供给院校做课题研究,加工出更多好的成果。”

周宏说:“有了调度云平台后,每个案例都可以‘留痕’。我们已经上线打分系统,针对救援人员抵达现场的时间、对事故的处理、与当事人的互动等维度进行自动打分,可直接关系到人员绩效考核。另外在将来,能否不依靠调度员,由公众发现事故、填写信息、通知人员,然后得到奖励?能否不依靠清排障队伍,让社会公众参与抢单排障,由当事人支付费用?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将是通过互联网思维达到的效果。”

江苏交控“一把手”、董事长蔡仁杰说:“下一步我们将凝聚大家的智慧,在推进业务的同时进行体制机制的创新。我们要建设综合交通运营体系,延伸产业链发展“交通+”,如交通+金融、交通+能源、交通+旅游、交通+大数据等。科技创新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每个人都知道,不远的将来,自动化驾驶一定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交通不仅仅是车的事情,还有交通基础设施的事情。如何让道路、斑马线、红绿灯、广告牌、服务区等智能化,这是交通管理部门需要思考的事情。未来有一天,你会发现,马路是具备生命力的,它会跟汽车形成一个体系,就像一个无穷无尽的神经网络。它和背后的商业逻辑环环相扣,最终完成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交通强国”,这是一件很赞的事情!“黄允松满怀憧憬地说。 

相关报道:

“聚焦云计算”系列报道之一:
       助推“企业上云”:20省市区发布计划 工信部多举措破难题

(责编:丁亦鑫、李昉)